【雷安】未完待续

吹:

=给森锅锅 @时光过客 的师生pa…!扭转乾坤把车删了(……)并且似乎完全看不出是个师生pa……可以说是很对不起森锅锅了(爆哭


=我流雷安 甜过初恋


 


 


1


 


From:A 11/12/21 17:13


 


-今晚吃什么?


 


To:L


 


-


大雪绕进偏北方,天色在四面八方暗了下来。安迷修朝着那块藏青色的天空点了支烟,那吐灰暗的烟圈顺着他面颊攀爬,像沾了灰的老照片,很脏,但是可爱极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几下,掉出段清脆的系统铃音。


安迷修叼着烟,伸手捞过手机,屏幕上是亮开的回信。


 


From:L 11/12/21/ 17:14


 


-随便。


-撸串吗。


 


To:A


-


     标准的雷狮答话——说了和没说一样。安迷修正想回骂他不中用,但对面又弹来一条消息。


-


From:L 11/12/21 17:15


 


-叫外卖吧。


 


To:A


-


From:A 11/12/21 17:15


 


-还是屁话。


 


To:L


 


2


 


From:A 11/12/21 18:52


 


-外卖都凉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放窑子里加热一下。


-……炉子。


 


To:L


-


From:L 11/12/21 18:55


 


-安迷修,你怕不是个傻的。


-我要回来了。你惹着吧。


-热。妈的


 


To:A


-


雷狮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是晚上七点。他带着一身雪气打开家门,看到坐在餐桌前的安迷修时突然就有一股暖流从心窝溢了出来,温暖地涌向四肢百骸。安迷修抬抬眼皮看向雷狮,放下手机,起身把他脱下的大衣挂好。回到餐桌上时雷狮正拿着他手机翻看他们互发的短信。


安迷修皱皱眉:“你干嘛。”


雷狮头也不抬,倒是嘴角勾了勾:“看你给我发的短信啊。”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吃饭了。”安迷修只能这么叹气。


 


从前这时候他会嘲笑雷狮无聊,安迷修和他的短信与雷狮和他的短信有什么差别?噢,幼稚,幼稚死了。但热恋中的人偏偏就像小孩子那样,一点糖就乐得要命。安迷修照例会被他这孩子气的举措搞得耳朵尖发烫,雷狮笑嘻嘻地凑上来,拿手捏捏安迷修的耳垂。


老师,你是安老师嘛。雷狮回他。


安迷修语塞,没料到雷狮还会拿这招来堵他,耳朵尖那点热火速烧到脖子。哽咽到后来,只能小小地接上一句,都是一百多斤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


 


 


雷狮看着安迷修嚼排骨嚼着嚼着忽然面红耳赤,看他的眼神越发奇怪。


 


 


-


 


一顿饭吃的不尴不尬。两个人各怀心事地解决完晚饭,安迷修收拾东西,窝在厨房咚咚锵锵,雷狮钻进来从背后抱住安迷修。安迷修正心道这是什么新操作,微微偏过头,就给雷狮逮住,交换了一个带饭味的吻。


诶,甜蜜死了。


接完吻雷狮似乎就心满意足了,溜了出去不知道干什么。安迷修依旧不动如山——刷碗。


 


放在一边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安迷修眼皮一阵狂抖,是雷狮发来的短信。


 


From:L 11/12/21 19:45


 


-老子的吻香不香?


 


To:A


-


这个人果然很幼稚。


-


From:A 11/ 12/21 19:46


 


-香。这家店的外卖以后可以多点。


 


To:L


 


3


 


From:L 11/12/21 20:01


 


-诶 你平时在家都看什么剧的。


 


To:A


-


From:A 11/12/21 20:04


 


-冷酷少爷追妻记:女人,你别想逃!


-是和女性相处的反例。你可以看看。


 


To:L


-


安迷修把碗洗了,摘下围裙出去。雷狮在大厅百无聊赖地看着八点档,没骨头似的瘫在沙发上。安迷修想唠他坐没坐相,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雷狮挺累了,为了考试在图书馆泡了一周,今天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他窝在沙发上虚咪着眼,是一只正在打瞌睡而不愿意被发现的猫科动物。


安迷修靠近他,仔细观摩了雷狮那张吸了万千少女粉尖叫的脸。不得不说,这是一张好脸,从安迷修认识他起至今,时间为这张面孔添了棱角,为他的成熟勾出更加诱人的曲线,每一个变化都令他陌生而新奇。


只有睫毛轻颤时他才能认出这还是他的少年。


 


“你倒是挺喜欢我这张皮的。”雷狮说,忽然张开眼。


那瑰丽的紫色让人眩目。


 


他们又接吻,黏黏糊糊的,分开后又马上贴上去,雷狮馋糖似的用舌尖描绘安迷修的唇形,极尽色情的吻法,甚至让人喘不过气来。


雷狮把安迷修亲的脸红心跳,再和他额抵着额说烂俗的情话。近在咫尺的爱情不过如此。他们喘息,亲吻对方呼吸过的空气,然后雷狮问他:“做吗?”


“不做。”安迷修说,把头压在雷狮的肩膀上,声音闷闷的。


“好,”雷狮亲亲他耳朵尖,“那就不做。”


 


他们不是第一次做了,按理来说安迷修不必矫情,但他偏偏有一个雷狮很累这样腻歪的理由,说出来让人牙酸。


 


 


4


 


From:L 11/12/21 22:10


 


-衣服。


 


To:A


-


雷狮洗完澡,头发尖还在冒水,把自己整一人扔到床上的时候身上的水汽把被单晕出大块大块的深色。安迷修照例给他递了毛巾,雷狮有洗了头不擦的坏习惯,这安迷修从高中时就知道。从刚开始查寝时惯常提醒雷狮擦头,再到现在的亲力亲为,他倒是被他这个学生吃得死死的,不知不觉就走过了好几岁月。


刚开始的故事是柔软的,互发的短信带着岁月的精彩,每一条安迷修都有保存。刚开始这项活动时他笑骂雷狮的幼稚,到头来也是极其固执地珍惜封存。


 


雷狮在安迷修发旋上落了个吻,少年人成长后可以轻易地将曾经的老师圈在怀里,安迷修把手搭在他后背,隆起的骨胳与肌肉无不显示这个男人成长的强大。他成功从一个羽翼未满的小鬼,进化成一个ssr六翼天使。


他为这个想象轻笑出声,被雷狮一抓屁股予以警告。


 


安迷修闭嘴,闭眼,而后沉进要把现实卷走的温暖里。


 


 


5


 


From:L 07/12/21 09:41


 


-和我交往。


 


To:A


 


故事回到最前头。


看看从那时便开始的未完待续。


 


 


-Fin-


非典型修仙产物。憋了好久…。日常真的很难写,又不能一直逼逼逼逼逼逼逼逼(什么)挑战自我了也写的超级烂。结尾再次对不起森锅锅(声嘶力竭哭



评论
热度(113)
  1. 执骨生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leamom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emon
  3. 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4. 这是一个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5. 曲真 转载了此文字
  6. 转载了此文字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