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R18】!

吹:

=花痴病雷x安 花痴病梗源《角色扮演》by颓,建议自行百度百科,不科普了


=PG-18瞩目,雷慎,车走外链^^


 


-


 


 


安迷修想,他是时候和雷狮好好谈一谈了。


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冷战了三天,或许那算不上是别扭,单单只是安迷修刻意地不去理会他的情人。照理来说,安迷修在部分时候都是个好脾气的人,但三天前的那个晚上他实在被玩惨了,那些吻痕至今还留在他腿根处,经时间的消磨泛着暧昧的红。


 


他切实地为他爱人强烈的性欲所困扰着,以至于非搬到台面上来说不可的地步。


 


-


 


安迷修沏了茶,指尖抵着杯沿将它推至雷狮面前。


雷狮看了他一眼,莫名其妙大于百感交集,他把茶杯推开,起身从冰箱里取了冰啤。“做什么?”他问,指甲盖掀开拉环。


“雷狮,”安迷修清了清嗓子,把打好的腹稿呱唧呱唧吐出来,“我知道……因为我们相爱,所以有一些亲昵的举动是很正常的……”


“说人话。”


“……你先听我说完。但是有时候亲昵过头了,就会给人造成困扰。你懂我的意思么?”


“不懂,你到底想说什么。”他把易拉罐身捏的卡拉卡拉响。


“你可不可以总想着做爱?我觉得你的某些方面似乎旺盛过头了。有时候我吻你——只是想吻你而已,而吻完之后你总想,”安迷修咽了口口水了,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总想上我。”他起身,绕过桌子,站定在雷狮一旁,双手捧着雷狮的脸,闭上眼在他唇上轻轻印上一吻。吻下去时,雷狮的身子仿佛顿了顿。


“像这样,只是一个吻而已。”他重复道。


但当他睁开眼看向雷狮时,没看见雷狮露出他期望中有那么一些懊悔的神情,他想雷狮总该说声“噢”,但他仅仅只是维持着被吻时闭着眼的模样,颤一颤睫毛,两腮泛着异样的薄红,脸上的温度烫着安迷修的手心。


 


安迷修有些慌了,半蹲下来将脸挨近他:“怎么了?”不会是病了吧。


雷狮自顾自地喘了一会儿,抬手拨开安迷修的手,才睁开眼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我以为你知道。”声音低哑,仿佛忍耐着极大的苦痛。


“知道什么?”安迷修眨巴眨巴眼。


“什么’只是一个吻而已’……”他声音越来越轻,近乎于自喃后忽然又拔高声调,“和我做爱不舒服么?”


“&#¥……”安迷修差点被口水噎住,“…舒服,但我希望你控制一下次数和强度。”


“不行。”


“???”他要被这个人的无赖程度气昏了,刚要张口反驳,雷狮那张脸突然放大,如同安迷修之前对雷狮做的那样捧住他的脸,在他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像这样,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吻而已。但对我来说,”雷狮看着安迷修,“我会兴奋。”


“我有病,安迷修。”他的表情倒不是羞耻,更多的是无可奈何,一副拿安迷修没法的模样,“任何亲密的接触都会使我兴奋。”


 


……安迷修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塌光了他只能干巴巴地憋出一句话:“……能治么?”


雷狮看着他,眼角下垂,忽然笑了起来,笑得难得爽朗,让安迷修嗅见了不详。


 


“嗯哼,有药。”


“……药在哪里,我帮你去拿。”


“药?”雷狮拍了拍安迷修的脸,“不就在这里么?”


 


-


 


事情好像有点不妙。


安迷修的眼神从雷狮不知何时鼓胀成一包的跨部移到他的帅脸上,说:“你可以忍一下自己解决。”


雷狮颇具威胁意味地“嗯”了一声,尾音吊得安迷修颤了三颤“不行。”他说。确实是不大能忍的状态了,情欲把他蒸的眼尾艳红,耳尖滚烫,双手握成拳端端正正放在膝上,关节,看起来是忍无可忍,迫切地需要缓解。到了这种地步,他照样还是一步步地引诱安迷修自己送上门来,他说:“我从你吻我的时候就开始忍。”


言下之意,忍很久了。


 


安迷修抿了抿唇。


 


点❤我❤看❤安❤医❤生❤治❤病




-TBC




车很烂,没话讲

评论
热度(310)
  1. 执骨生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leamom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emon
  3. 唯见江心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爆喜欢这个太太...
  4. 如遇行舟 转载了此文字
  5. 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6. 弥足九远。 转载了此文字
  7. 这是一个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8. 曲真 转载了此文字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