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微量ABO元素】空想主义症候群 1

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ABO设定下的现实世界爱情故事(?)


总之就是O的安哥不小心穿到现实世界,成为那个世界里唯一一个Omega的故事,雷狮是普通人总裁设定。


喜欢的话能点个红心或是评论就太好了呢




简介:


也许所谓的ABO三种性别都是所谓的空想,而安迷修会从梦中醒来,一切如梦一场。


在这个充满普通与平凡的既定现实中,他身为Omega才是规模最大最该清醒的梦吧。






    *


 


    灾难的开始来源于一个宁静的午后,后来安迷修回想起来又觉得那其实是个异常宁静的午后。这场由他所自定义的灾难就像是平白到来的大风,在平静的蔚蓝海浪掀起纹状涟漪,那天安迷修恰好有机会摆脱了工作的岗位,这难得的休憩时刻、悠闲的红茶配上散发着香浓巧克力味的甜品蛋糕实在是太符合他的口味。这本该是令人愉快的。




    要知道他是一个Omega,这是一个由性别而打从一开始便注定不平等的残酷社会。他确实凭借实力在工作上得以媲美那些孤高又强势的Alpha,可无论走得多远,在这名为社会的群体迈步走向多高的地位,在他背后总是会有人的议论。那可怕又弥漫着无穷恶意的言语是无形的刀刃,安迷修可以做到表面平静,可私底下仍会为这些言论感到恶寒甚至恐惧。




     这是一个由Alpha,Beta和Omega所构成的世界,他以为这就是世界的构成,是创世神的唯一构想。Alpha是领袖,是高塔尖端。Omega乍看之下最为下等却又因为数量稀少而被政府冠以政策庇护。Beta是Alpha和Omega两者之间的缓冲,是强势的Alpha和柔弱的Omega所中和出的中间者。安迷修曾以为这就是世界。




    然而一切都在那个午后改变。




    他仅仅是不小心陷入了瞌睡,抿了几口的红茶不再温热,茶杯险些落地,而那吃了一半的蛋糕还有满满的巧克力奶油。


         


    当他再度张开眼睛,手里的茶杯平白失去踪影,安迷修似乎还能尝出嘴里隐隐的巧克力,可蛋糕也不见了。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所熟悉的自家阳台,他看见四方房间,摆设是自己中意的简单风格,正因为中意安迷修才有了一种他其实在自己房间的错觉。


         


    可不一样的,他说不出来什么不一样。心脏还在跳动着,他还活着,可到底是有什么变了。他听见风扇在天花板转动的声音,依旧是宁静的环境,玻璃窗户打开,外头的阳光如无意掉在地上敞开的书页又似乎是随便落在绿叶上的晶莹露珠,温暖的颜色泛进房间。可以看见空气中吹起又沉淀的尘埃微粒闪闪发光,安迷修的心脏也随着灰尘而越来越沉,直到最底。


         


    房间里有一面等身镜子,安迷修在镜中看见自己的倒影。那不是他,安迷修想,镜子里的他太年轻了。他的鼻子一向灵敏,这可以保证他在某些危机时刻例如说自身的发情期来临之际迅速避开周围的Alpha的信息素,可现在的空气太干净了,他太久没经历这如被雨所洗净的清澈空气。


         


    脑袋现在是一团浆糊,身体却平静做出反应。安迷修缓缓地下床(他才发觉自己身上还盖着被子),手撑在开着的窗台上又是一次深呼吸。


        


    没有,一点信息素的味道也没有。


         


    噢,创世神。安迷修能感受到自己后颈的腺体宣示着强烈的存在感。


         


    他似乎成为这里唯一的Omega了。


 


         


    *


 


    “你听说过平行世界吗?”




    “愿闻其详。”




    “比方说我们所存在的A世界,现在的我们在聊天闲话,可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在自相残杀。C世界的我们不能说话,D世界的我们并不认识,也没见过面。”



    “这还真是有趣的话呢,美丽的小姐。”


         


    “是呢,如果有一天A世界的我能跟B世界的我对话一定很有趣吧?就相当于我有了两人份的人生一样。又或是两个世界的我互相交换,我忽然可以经历另一种人生,这不是很棒的一件事吗,安迷修?”


         


    “听起来的确很棒。”安迷修温和地附和了那位小姐所说的话。但他并未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经历这如童话梦幻却痴人说梦的情况。此时此刻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个世界是陌生的,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没有那可恨性别的社会。可创世神似乎喜欢给自己找乐子,给祂脚下的人找点难堪,他的确有机会享受平等,可自己仍然还是一个Omega,问题便在于这里。


         


    这个世界没有Omega,没有性别,自然也不会有Alpha。那么他自从工作便一直以抑制剂控制的发情期,某方面来说也迎刃而解?至少避免了自己走在大街上因为突兀的发情而被强上的风险。


         


    安迷修又想到了例行体检时医生对他的警告。


         


  “Omega的发情是天理也是无法违逆的事实,抑制剂只会让你之后的发情期更加糟糕,有一天你会发现连药物都控制不了的时候就太迟了。”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医生。现在就算他不用抑制剂也没办法解决了。这个世界没有Alpha,那么发情期始终无法解决。假设他不能回去原本的世界,发情期就是一生的无解,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性别是怎么构成社会的,也许是那遥远的古老历史中所划分出的男与女、阴与阳,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注定单身一辈子了。这真是令人悲壮的事实。


         


    他那引以为傲的能在上千种信息素中找到目标的鼻子不能发挥作用了,他可以闻到属于自己的信息素不断缭绕四周,但这单一的信息素似乎也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原因无它。信息素是辨认性别和确定发情期的根据,出生于世界A的安迷修无端跑到了世界B,一切变调,原本赖以生存的世界规则也要打破重新确立。他必须适应这个世界。


        


     他成为了世界B独一无二的Omega,世界A的安迷修不见了,世界B本身的安迷修也不见了。他格格不入地打碎了世界本身的纪律。这打从心里浮现出的无力感让安迷修一瞬间丧失了行动的目的,他一直以来努力地忍耐他人对他身为Omega的鄙视,又断然选择用实力来堵他人的嘴,这样的他所做出的努力都白费了吗?心脏忽然出现的空洞是来自精神的空虚,他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砸向那个心脏,让空虚感住口,希望能填满无端的空洞。


         


    真是可笑,最为痛恨Omega性别的自己——那个宁愿使用过量抑制剂也不找一个Alpha炮友解决欲望的自己——竟然会因为自己再也没机会寻找合适伴侣而惋惜。


         


    说是可怜也不过如此罢了。安迷修想。


 


        


     *


 


    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人,一旁的秘书战战兢兢呈上新出炉的企划书。秘书不知为何觉得今天的总裁脾气不怎么好。在上班时一贯寡言的气质被这位总裁更加练就出冷淡的氛围,秘书不敢说话也不愿说话。


         


    空气中是空调的芳香剂所产生的味道,不是浓厚艳俗的花香,是让人说不出来闻不出来却让人觉得舒适的奇异香味。这位总裁大人是俊美而冷漠的,在秘书看来非常符合总裁这个职位的人设,偶尔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事物自然会勾起嘴角,但那笑容总能让人背后一凉,如同一个迅猛矫健的狮子在自己地盘的森林悠然行走,偶尔找到符合自己心意的猎物而露出势在必得的利爪,准备在那脆弱猎物没有一丝防备的时刻扑过去——


         


    然后啃噬,由血肉到硬骨、由硬骨到软骨,吸出骨髓。以利牙一口吞下再细嚼慢咽。


         


    总裁雷厉风行又异常霸道的作风在业界闯出不少名声,同行对他又是畏惧又是敬而远之。清冷俊逸的面容偶然露出的笑容,那就像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所向往的坏男人一样,让成熟的稚嫩的女性都欲罢不能。他是雷狮,与生俱来是手轻拿酒杯谈笑风生的优雅,却又是防备不及刺人一刀的阴险。也许异性只要与他说上几句话,便能感到自己如浸在葡萄酒般的晕眩沉醉,因为雷狮与众不同的气质混合他似是有意似是天生的优雅谈吐便是上等的催情药物,如猫适时地在你心头挠了又挠,又抓不到要领。


         


    而今时今刻,这位名为雷狮的大人物竟然忽然开口,让秘书打听一个人。一个秘书不曾听闻的名字。雷狮的语气轻轻的,像是在问秘书明天有什么行程,但秘书看在眼里,那位脾气不定的总裁的眼里混淆了太多太多矛盾的情绪。带着咬牙切齿,但又被其摸索钢笔笔尖的修长手指演绎出几丝玩味。正因为轻薄的语音更容易令人往其填入没有穷尽的假象幻想,秘书仿佛觉得雷狮的语气带着亲昵的气息,与爱人的窃窃私语,在下一刻被猛然沉下去的尾音一并打碎。


         


    秘书不禁想为那位被总裁盯上的可怜人合十祷告。


         


  “帮我查查安迷修这个人,之后可能会需要他。”雷狮说,拔开钢笔的金色笔尖,一瞬间蓝色的墨水就这么溅到了桌上,在签字垫纸的薄薄玻璃板留下如波纹般的痕迹,形如海洋的简单绘画。就连长长原木桌子上的一盆小小百合花瓣都染上了璀璨的蓝色色彩。但雷狮不但不嫌脏,还用指尖沾墨在玻璃板上写起了字。


         


    秘书又是战战兢兢地抖着身子,悄悄地探头去望。


         


    只见雷狮的手指与蓝色的墨显出鲜明对比。轻轻地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笔划。


         


     安迷修,雷狮写道。他的目标,他的猎物。安迷修。


 





评论
热度(176)
  1. 子子耶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2. 咸鱼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3. 极昼与辰星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elsa
  4. 意将万里倾衡霍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5. ink⊿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6. 樱舞罗裳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樱柔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