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知乎体】遇见十年前的男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你会成为勇者。我的眼光没那么差。


 


ATTENTION:


*十年后雷某天忽然遇见十年前安的故事,现实向,雷的视角


*本文出现的cp分别是十年前的雷安和十年后的雷安


*HE,糖


*人物属于凹凸,OOC属于我


 


 


 


遇见十年前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体验?




Ray_k


雷皇集团三少爷,咕咕快递CEO


3981人赞同了该回答


 


 


卡……老弟,你作为提问人还邀请我回答,这意思太明显了好吗?


 


稍微刷了一下,很多回答都在写小说了,先不说你们真见到十年前的cp了没有,连你们有没有cp都是问题吧?不接受反驳,评论欢迎踩,知乎黑粉多也不是一两天的事。


 


接下来我说的,你可以当成跟其他热门回答一样的小说,我不在意。而且连这种问题都有,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老弟。不用谢邀了吧,都是熟人。


 


以下简写我男朋友为A。粉都懂,我很久以前就出柜了。


 


我尽量把起承转合都说一说,算是打发时间了。时间是2015年5月13日,A的生日,我记得很清楚。事情说起来很玄妙,当天我跟A约好在一家餐厅吃饭,他生日我都会订个位,都是成年人,生日也只是走个形式,相处的时间才是重点。那时我跟A都在拼事业,我的地位的确不容忽视,毕业后直接到老爷子的公司工作,最底层慢慢往上干。A的专业简单来说就是技术宅,也不能这么说,太概括了,总之他就是那种外面常看到的插画设计师,刚成立一间自己的工作室,我有去看过,人不多,毕竟刚开张,加他顶多3个人。有时候因为资金不够,A还得自己当客服接电话谈生意,是挺累的。


 


那时候的我们还年轻,当然现在也是年轻的,不过时间过了,现在的自己看回去那时候也觉得自己挺傻,什么都不知道,还能拼到爆肝。A也是,我也是,时间到了,忽然间事业就好了,才发现我们都拼了很久,总算是能够休息了。老爷子有提议过,让我干脆直接接管一个部门,反正毕业之前已经在公司打过下手了。但我觉得毕业前和毕业后总归是不一样,视界和看法就不一样。简单来说,毕业前只能是半自立,家里还有一条绳子拴着,到公司干事,人家充其量当你是实习的,碍于身份,员工不太敢让我做事。这看起来是好事,但我有多缺经验自己是知道的,也就是想放开手去干却没办法的感觉。毕业后大概是被老爷子交代过了,这种感觉基本消失了,那些员工看到我也没那么战战兢兢了,至少表面淡定。




人都有磨合期,每个年龄段都有。我跟A当时处于刚出社会历练的CP,我们交往很久了,他高中跟我告的白,我也没想到一个我一直认为的直男居然是个深柜,人生真是奇妙的东西。我没想到A这个直男脑袋能够开窍,不枉我跟他同宿舍同寝室,从同个初中到同个高中再到同一间大学,从前后桌再进展到同桌,从我发现自己的感情到这家伙跟我告白。这关系不是孽缘还是什么?




但这家伙跟我的相处很奇怪,跟我告白,后来又矜持地要死。都是男人,又是一对,做一点成年人的事也是正常,但每次我都觉得事情稳了,稳到床上,这家伙就把我推开了,宁愿自己动手解决。起初我觉得这是情趣,后来就觉得有点烦。我有对象还不能搞,这没道理啊。这事到大学毕业还是没解决,我们等于做了至少五年的纯洁情侣,牵小手吧唧几口,我问他有没有跟谁做过,这家伙居然还会脸红地想要揍死我。




他说:“我这青春都跟你混了,你说我有没有!?”




这话挺戳我的,值得顺毛安抚。




大不了在达本垒前,先帮他解决呗。




说到这里给你们总结一下,外因是事业繁忙脾气烦躁,内因是脾气加成的欲望累积,总之刚出社会那段期间,我跟A一见面就会吵起来。如果你问我们为什么会吵,这就像是你问广场大妈为什么要去广场跳舞,不然她们干嘛叫广场大妈?我跟A吵习惯了,他一般习惯忍着我,但估计那时候他很焦躁,钱没赚多少简直赔本,所以语气一出就是炮弹,吵起来很正常。A生日的前一个星期我们刚吵过一次,这次挺严重,冷战到他生日也没联系,问题在双方,我们都知道这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事,眼下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我知道他没想过分手,我也没想过,处了那么多年如果说分手,一来是双方心态都不对,二来是用的方法不对。总之我给他时间冷静,他也同理,这方面我们默契还是不错的。先前说过我在他生日订了餐厅,这是每年的惯例,我给他发了讯息通知,他也只回我一句“知道了”。至少在他的生日,我们都觉得有特别意义的一天里,事情总不能搞得太糟,日子还是要过对吧?




好了,说到这里终于开始正题了。我不是唯心主义,也不是无神论,没有人规定一定要信奉某个东西吧,总之在一个很莫名其妙的原因下,我跑到了十年前的时候。原因也很简单,我出车祸了,那餐厅离公司近,下楼走几个路口就到了,过马路时好巧不巧就有一架车撞出来。现在想想估计是故意的,我仇家意外地多。我以为我那时候就要死了,那感觉不怎么好,就这么忽然被碾了一下,第一次经历死亡就这么糟心,但我没想到更糟心的在后面。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觉自己在一条街道,住宅区,旁边还有电线杆。我莫名觉得这地方熟悉,想了一下才发觉这不就是A的家附近吗?要知道网络小说不可能没人看过,穿越不可能没人知道,我还在想我死了是不是刚巧就重生了,不过我脑里没系统的声音啊,所以就是单纯的穿越了。我该不会回到过去了?会这么想是因为我发觉自己走到A住的地方了,他家在公寓5楼,小公寓,A的家境普通。




我在公寓门口等A,反正总会等到他的。我也挺幸运,不到几分钟就看到A回来,正要进去公寓。我瞅他,他本来不在意——这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了——后来我们对视的时候他就愣了一下然后眨眼睛。看得出来A很纳闷,因为他喃喃冒出来一句“R(我的名字)……?不对啊,R没这么高啊?”




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按照套路,我这时应该跟A同岁,他也该认得出我。问题变得麻烦了,我看了一下A,大概是十年前的他,也就是说我(十年后)碰见十年前的A。




“如果我说我是十年后的R,你信吗?”我说。




十年前的A一下子露出看见傻逼的鄙视眼神。




我如数家珍。




“没事,如果我是你,我也不信。但我有的是方法让你相信的。”




十年前的A,这里就叫他小A,小A的表情有点扭曲,简单来说就是想要纠正我又不太敢,心里疑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摆脱一个怪人的表情。我也不想解读这么多东西出来,没办法,我太熟悉他了。




小A有点忍无可忍,但还是教养良好:“先生,您是从哪间神经病院逃出来的?我送您回去,需不需要我报警?”




拉倒吧,这没教养的小东西。




小A的毒舌对象通常都是我,他说完话也被自己吓到了。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知道你是谁。”我说,小A看我,“我知道你叫A,我知道你有个不是青梅竹马胜似青梅竹马的朋友叫R,你们天天吵架打架偏偏都是资优生,R的家境太好了,家里有跑车轿车只差没赛车,因为他家没车道。你现在住公寓,跟父母一起。你跟R小学读的是XX小学,然后是XX初中,XX高中。你跟R形影不离,但R成绩就是比你好,你是班上的好班长,R是班上的好混混……”




小A瞠目结舌,几乎哑巴了。




“您说的都对……”小A说,“但怎么都是我跟R的事啊?”




“都说了我是十年后的R。”我想面前的小A明明就差了A十年,怎么这么傻里傻气的。




当然我没说的是,因为我们俩家境差距太悬殊,中学时期的A私底下有点自卑的,他没在那时候的我面前表现出来,毕竟我们的青春就是打架和一争高下,这些话还是我们交往一年后他才跟我说的。说句大实话,A就是个闷葫芦,你得对他套话,他一般对自己都不长心,他关心他人胜过自己,这是缺点也是优点。




最后我把小A忽悠得带我回他家了。他说,这时候父母旅游去了。我问了一下日期,发觉刚好在暑假快开学,这几天他都到图书馆做作业,真是让人无语的好学生。我来过他家很多次了,一般都是带游戏机,A不喜欢来我家,心理上有点芥蒂,但大学时就没事了。自从真正意义上认知到我是未来的R后(他还有点半信半疑),他态度就比较难形容了。毕竟是暑假,人的脸就被热得比较红,但我估计他是自己脸红的,眼神还带点游移。




我自来熟地摸进厨房,小A惊吓地看我又故作镇定。十年前的A还挺单纯。




“我口渴了想喝水。”我解释,小A慌张地跑过来拿过我手里的杯子。




他本来想叫我,刚开口又纠结该怎么叫。




“R……R先生,”这称呼还可以,小A一脸纠结,有朝一日居然还要给一直以来打架斗殴的人加敬称,“您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




我喝水淡定曰:“不知道啊。”




“啊?”




“我刚出车祸,眼睛睁开就在这里了。”




小A瞪大眼睛,语气急了,“您还有伤吗?我是不是该给您叫个医生?”




我继续淡定:“没事,我们先坐下来聊天吧。”




十年前的A和十年后的A,我也摸不清详细的差别。我一直比A高,从小到大。小A说他现在高一了,这家伙跟我一样在中学时期就很受欢迎了,不过他有点恶心,喜欢绅士地对待女孩子,有些人喜欢,有些人看不下去,在女孩子群体里面两极化。但是他人缘不错,老师也喜欢他,班长当了好几年。这个问题等到十年后还是没任何长进,朽木不可雕也。但现在我看他,还是有差别的,我没想到他很瘦,手腕很细,以前都不知道,毕竟天天呆一块儿。忽然看到了十年前的他才发觉我们两个人都变了太多,身高、处事和性格。记得有几次夜晚,他比我早回家,那时我们已经同居了,他习惯在客厅开个小灯,然后在房间床上躺着,听到敲门声,他就从房里出来了,然后对我说一声“你回来啦”。




“是啊。”我脱鞋子,然后跟他碰一下鼻尖。




晚上我们睡觉当然在一张床,不过我工作累了,就算欲望没办法发泄也没那个心情,反正图的就是一个温度,我们在床上还是相安无事的。那时A说,“我觉得我在养一只宠物。”我闭眼准备睡觉,“见过这么好看的宠物吗?”




A沉默了几分钟,我睁开眼睛发觉他一直在看我,床边的小灯还没关。他看了有点久了,才笑着说,“只见过你一个。”然后他把灯关了,我们一睡到天亮。




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只剩下吵架了。我们有理智地不去越过最不能越过的那条线,这方面我们太有默契。




然后我看到十年前的A,在我看来有点幼稚,我觉得自己这时候也是幼稚的人,但青春就是这样的吧,作为回忆很值得。小A相信我这么一个照理来说陌生的人,他可以选择无视,但是他相信了,就像那家伙,不管怎样,我们总会在餐厅见面的,那是他的生日,虽然他以前不是会庆祝生日的人。




生日的意义是需要有人赋予的,那么我会做赋予他意义的那个人。




我会让他知道这个意义,虽然在他看来是小事,但是他最后习惯了,那么这个改变就是成功的。




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A就是A。即使是这样,小A和A还是不一样的,跟我一起经历一切的人是A,小A是一个过程但不是全部。这就是他们不一样,又一样的地方。




小A问我,十年后的他是怎样的人。




这问题让我笑出来,“你看你那个竹马R是怎样的?”




小A说。




“……是一个很无聊的人。”




这确实,吸引自己喜欢的人的注意力是挺无聊的。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我就不会杆上A,A也不会看到我就呛了。




“但是R也有他的优点,”小A说,嘴角勾了起来,“至少他很义气,跟他熟了,打架他都有份。”




噢,我忘记了,这时候的我们都不是好学生。




回想起来,一开始的A嫌我烦,看到我脸就变得深仇大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好转了。现在想了一下,大概就是这个时间点了。A的性格说难听点喜欢多管闲事,常常看到那种校园霸凌,他都会在里边,但都是阻止的那一个,这是很不讨好的行为,常常被揍,虽然他也会打架,但他一个人,对方人多,被揍是很正常的。那时的我看不下去,就召了自己的几个兄弟一起去帮架,我现在还记得他那时候吃惊的眼神,太经典了。




那时的他被打到挂彩,第二天是捧着一只绷带手来上学的。我们是同桌,他坐下来,我那时还在睡觉,直到他敲我桌子几下,我才醒过来。早自修差点被我睡过去了。班长和混混的组合也很奇妙,但是我们认识很久,也莫名意气相投,尽管我们好像八字不合。




谁能想到我们在一起了呢。




那时阳光照进来,我觉得这个温度最适合睡回笼觉。但A看着我,我就没睡意了。




我觉得阳光很温暖,而A看着我,所以我觉得A也是很温暖的,一如其人。


A说:“昨天谢谢你。”




很简单的一句话吧?




谢谢。对不起。抱歉。我的错。




只有A才会这么直接的,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不会有任何犹豫,无论时间地点和场合。




如果我跟A的关系真的要有一个开始,那么就是这时候。因为他终于正眼看我了,我也开始感觉我对他是不一样的。很矫情,但是这种情情爱爱的啊,说难听一点,都是这么矫情的事。我们会像一个傻逼跟另一个傻逼,我不是那种喜欢说“我爱你”的人,都是男人,都怕被对方恶心。我会跟他说“早”,他也会跟我说“早”,即使他早班,即使我睡觉,但是不管媒介是说的话还是手机,这都是一种联系的证明吧。两个傻逼碰在一起,习惯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小A现在高一。A高二向我告白。




所以我问小A。




“你喜欢R吗?”




小A的反应很戏剧化。眼睛瞪得更大了,脸也更红了,耳垂都是红的。他的手指开始抓紧裤子的布料,声音微微的抖。




他就像是不死心,又像是不敢面对什么一样。




有戏。




“什么是喜欢?”他问。




我摸摸下巴。




“这个问题问度娘吧。”我说,小A差点摔下来,“开玩笑的,喜欢这种事不好说。”




我看着他,这个十年前的人。




“有的宗教把爱说得多么神圣,真善美结合。有的宗教认为爱就是上床。有人认为爱是荷尔蒙。也有人认为爱不能控制。感情是长在人身上的肉,你割掉他也不行,但是多长了变成肉芽,那就要处理。我问你喜不喜欢,那是因为爱是由喜欢开始的,先有喜欢才有爱。如果你不喜欢他,那么你就不会爱他。你喜欢吃巧克力蛋糕,所以爱屋及乌你想自己做一粒巧克力蛋糕,到最后你爱上了整个过程。”




我问他,“你难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他不说话。




我想到很久很久以前,A没跟我告白,那时我也没多说什么,可是我们还是在他家打游戏打到半夜的时候。那时候放假,我的父母不在家,我闲着无聊就跑去A的家玩,顺便住下来。游戏终于通关,我们都很累了,A发现我们几乎靠在一起的时候马上僵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太近了。我又问他平时不都是这个距离吗,他说就是感觉不对。我想了一下,直接用嘴在他脸颊碰一下,“这样呢?”




A爆发了,我们在他的房间打成团子。




可是他没对我多说什么。他没有讨厌,也没有拒绝。而我不想得寸进尺,他适应这种莫名的距离,但是他态度不明。




也许我这个十年后的人就是来督促一下自己的爱情结果的。




A说过,“这个膜是你打破的。”




我也对他说过:“你会成为勇者。我的眼光没那么差。”




十年前的某一天,我拿了一本漫画打算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看。我抬头的时候,有人快步跑过来,是A。他跑得很急,流了汗。那时候阳光不大,云很白,我们在树下。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有话说,但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他像是耗尽一生的勇气。




他说。




“我喜欢你。喜欢的。”他差点岔气。




那是我笑得最爽快的时候。


 


 






“A啊,”我说,“现实是很残酷的,不会有很多人理解,即使是自家人也是。”




后来我们交往,上大学,科系不同,不常见面。公开出柜,有人祝福,有人觉得恶心。有人不接受,比如我父母。有人哭着求他改,比如他父母。有人打抱不平,比如大学的几个朋友。有人索性不理变成陌生人,比如现在经过你身边的每个人。开始工作了,明明熬了过来,却熬不过自己,双方都累。明明撑了那么久,就差最后几步了。但累了就是累了,但我们的默契都用在这种傻地方。有一些事,不该说也不能说。只能告诉自己生活都会好起来。这种事急不来也哭不了,都是男人,谈个爱情就是个矫情事,为什么还要婆婆妈妈的添麻烦。




我们都是得对自己负责的成年人。




也是得对彼此负责的成年人。




而小A说。




“这些道理我都不懂,”他因为无法感同身受感到自责,他就是这样的人,“但我想问,未来的我明白了吗?”




谁知道呢。




我看着他,说:“他爱我,这就够了。”




小A的脸爆炸成红色。


 


 






我要关上小A家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看看他们家的窗,外边的天空很普通,蓝色的天白色的云。小A不知道我要走了。




我关上门,我的世界全部都成了黑色。我知道我下一次睁开眼睛,说不定就能看见A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A的声音刺穿耳膜。




“R!你怎样了!”




我听见点滴的声音。手脚包满绷带,不算太坏,还活着。痛就是最好的活着。




“A啊,”我透着氧气罩说话,我知道我现在这幅样子有多难看,“我的包里有个紫色的盒子,拿出来。”




说是这么说,但是我的话是卡词的,舌头理不顺。




A气急败坏,却还是照做。他拿过来了,我叫他打开。




是对戒。我买了很久的。




老A和老R对视。老A说不出话。




“生日快乐,”我说,“趁机定下婚期吧,老大不小了。”




老A咿咿呀呀地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又想到那个脸红成番茄的小A,两个人的影子渐渐变成一个。




老A骂了我一声白痴。




“我生日都过了……”他说。




而戒指已经被他戴上了。


 


 


 


【201X年X月X日更新】


评论都关了,祝福也看到了。


黑我可以。


黑他,不行。


 





【END】






PS:这是一篇送给 @我逗比起来不是虾 的生贺文,祝你生日快乐!但我还是要吐槽一下这个辣鸡女人,人心不足蛇吞象,点了梗还非要我写1w+,哼!我偏不!略略略你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44)
  1. 子子耶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2. 咸鱼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3. 安诺卡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4. 燃尽悲伤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5. 极昼与辰星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elsa
  6. Ein Kleines Lied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7. 樱舞罗裳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樱柔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