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微量ABO元素】空想主义症候群 2

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ABO设定下的现实世界爱情故事(?)


总之就是O的安哥不小心穿到现实世界,成为那个世界里唯一一个Omega的故事,雷狮是普通人总裁设定。


喜欢的话能点个红心或是评论就太好了呢,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




简介:


也许所谓的ABO三种性别都是所谓的空想,而安迷修会从梦中醒来,一切如梦一场。


在这个充满普通与平凡的既定现实中,他身为Omega才是规模最大最该清醒的梦吧。




前篇>>[1]




    *


 


    艾比看着面前的门铃,像是要把门板砸开一样的不爽。她拿出手机点开通讯记录,屏幕上显示的名字都是安迷修,是的她打给这个家伙很多次了,可是他居然不接,这让特地从家里出门坐了好几站巴士到安迷修所在公寓的艾比非常非常不爽,一贯可爱的脸因为怒气而越发狰狞起来。


         


    暴怒的艾比伸出手指不断地戳着门铃,如果火气上来了她是连什么关爱邻里和谐都不顾了。她对面前这个拒人千里始终不打开的门板发泄了一肚子的怒气,又敲又拍又打,顿时寂静的早晨就被打破,艾比还准备再敲大力点,最好让旁边的邻居都起来然后开门大骂,闹得更轰轰烈烈些,这样里面的安迷修说什么也该开门了。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你大早上叫我过来送东西,现在又躲在里面不出来是干嘛呢!”艾比吼道,丝毫形象都不顾。如果她的弟弟埃米在场的话估计就会摇头掩面,然后装作不认识这个亲到不能再亲的姐姐。


         


    艾比又喊了几声,砰砰砰地鸡犬不宁,正当她要撸袖子一脚踹门的时候,那个门终于开了,真是可喜可贺。


         


    门开了一点,并且在以缓慢的速率越开越大,门后隐约看到一个疑似安迷修的人头。艾比嫌这慢动作,不耐烦地一巴掌拍门板一推到底,门砸到一边的墙上发出巨响,安迷修的身影也现了出来。


         


    “卧槽!”安迷修这一出来不得了,艾比以为她看到鬼!


         


    “安迷修你咋了?脸色这么糟糕,你个恶心帅昨晚又跑哪里混了,黑眼圈很大啊。”艾比绕着安迷修瞧了又瞧,安迷修比她高了很多,身型较为矮小的艾比在安迷修看来就像是一个邻家小妹妹一样,当然,如果忽略她大清早就不断播放的大嗓门的话。


         


    “艾比早……”安迷修斟酌了一下出声,艾比是他在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看艾比的语气很大程度上是熟人,尤其是他在翻看这个世界自己的手机时,跟艾比的通讯记录和讯息占了不少。安迷修在听到艾比的敲门声时不禁害怕,他人生地不熟,如果把假装成这个世界的安迷修当做是一个副本,适应新世界的环境当做是冒险游戏,艾比作为游戏第一个出现的NPC安迷修不论如何也希望难度是超简单级别能够应付的。因为艾比与他的关系如此熟悉,他就怕这名可爱的女孩子是另一个他的女朋友,这妥妥是LEVEL 1就要死无葬生之路的节奏啊。


         


    长相可爱的女孩子直接露出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一时扭曲了脸。安迷修心惊胆跳,心想他该不会说错或做错了什么。


         


    要知道初来乍到这个世界,他还没收拾好心情和思绪。现在已经是他来到新世界的第二天早上了,他是昨天下午意识到自己跑到一个没有ABO性别的诡异世界(原谅他,在习惯ABO的常理后,这个在我们看来正常的世界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异常),一时的失落在所难免,好歹也是自己打从出生便生活长大的地方,他曾经发誓要给那些轻视Omega的人好看,一番努力爬上与A和B同等地位绝对是竭尽了心力,结果有一天被尽数推翻,心情必然是不好受的。


         


    但安迷修至少也是在恶劣的环境落魄惯了,否则他在大多数选择接受Omega命运依附Alpha的群体里就不会选择抵抗自身命运,想要将那些歧视弱者的人踩在脚下。他是安迷修,自然有自己感到自豪和骄傲的地方,仅仅是因为性别就要让他臣服于他人,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他在地板呆坐了许久,阳光让房间室内铺满了一层又一层的细碎影子,电风扇在头顶晃啊晃的,安迷修有好几次感到视线被摇晃的影子弄得朦胧起来,期间由暖黄转变为橘红又变为火般血红的阳光让影子愈来愈长了,直到最后他的房间黑暗一片。


         


    夕阳西下,天黑了,月亮露出马脚,今晚的云特别少,月亮藏不了的。


         


    既来之,则安之。他恍然间听见师父所说的话,又或者是,他企图想用假想中师父的语音、师父的声调表达出他本人从未说过的话,从中得到安慰。噢,他确实只能振作了。没有开灯的房间漆黑一片,他还没关上玻璃窗,可以看见外头天空的一角。天空确实干净,却没有星星,就像他一人可以选择开始新生活如同苟活,却总在不对的地方走动漫步。


         


    安迷修抬着久坐麻痹的脚,扶着墙按下灯的开关。他又走到窗台,好好看了天空,看了好几分钟把今天接触的所有都印在脑海里才罢休。他关上窗,开了空调,由此看来这个世界与他的世界在科技和生活方面并无异样。


         


    房间里一面墙都是书架,稀稀疏疏地摆了书,看起来凌乱近看却发觉其实有按照一定条理摆放的。面向床的对面是书桌,安迷修看见一台笔电,他想找属于自己的手机,绕着房间找了好久,最后发觉手机就塞在枕头下边。在此之前他已经锁上了门以防万一,他现在不愿见到任何人。


         


    安迷修原本还担心依照自己的性子,电脑和手机一定上了密码锁,结果惊奇发现密码都没有,手机暗暗的屏幕一打开就是主页,电脑开机就是界面,让他一方面感到庆幸之余也是疑惑,不过那并不是现在该考虑的重点。


         


    他的手机联络人很少,安迷修开始不由自主担心自己的人缘,但电脑的社交软件显然自动登录了(他再次觉得庆幸),这边的朋友和联络人就多了,多半是大学的人,他看见一个叫金的学弟在他上线时马上敲了过来,聊天小窗闪了几个代表讯息的数字,但安迷修怀抱歉意地选择忽略。其他还有社团活动群组和一些专属于学长学姐的筹备会群组,安迷修呼出一口气,也许这里的学校除了没有专门针对ABO性别的课程外什么也没变。但疑惑的是安迷修始终没有看到属于亲人的ID,就连手机也没有,这是值得推敲的地方,他暂且记下。


         


    如今资讯发达,安迷修轻而易举找到自己与他人互动的记录和照片,至少这让他更能得心应手地适应新环境,不让自己在外人面前露出尾巴。尽管他同样是安迷修,可到底还是不一样的个体。而艾比,是他在收集自身情报时不断出现的名字,似乎是他的房东的女儿。他作为大学生在某个时间点从宿舍搬了出来,在外面租了一个地方,便就是艾比双亲在网络上发的租屋资讯。据说原本是打算与人合租,但那人临时改变主意,安迷修成功找到了久远的讯息记录验证了这件事。好在房东人好,租金不贵。公寓是他们名下地产,他们另有一个家,可见艾比一家家境挺富裕。


         


    之前也说过艾比的通话记录占了手机的大半,加上这个世界的他平时也常与艾比来往,这点从社交APP的讯息记录可见端倪,可以看出这里的安迷修还是蛮忍受艾比大小姐的脾气,有时艾比也会缠着他一起出去买东西,根据艾比本人表示他就算是她口中的“恶心帅”,虽然恶心总归还有帅,一起出去吃个饭还是可以接受的。尽管安迷修想吐槽这孩子就是没有朋友跟她一起玩。


         


    所以安迷修怀疑艾比是他女朋友也是不折不扣很自然的事。


         


    而在艾比露出一脸被哽到喉咙的表情,安迷修就越发怀疑自己了。


         


    “难得今天你没耍什么骑士精神叫我艾比大小姐,”艾比不敢置信地说,“我的天这听起来超不习惯的,安迷修你今天不太正常啊。”


         


    ……


         


    骑士什么的,其实他在原本的世界还是有的,因为是师父教给他的东西,他自然十分珍惜。不过他怕违背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人设就刻意不用,结果敢情其实两个世界的人没什么差别?


         


    “嗯那什么,艾比,”安迷修咳了一声清清嗓子,“你来干嘛呢?”


         


    于是安迷修成功以一句话唤起了艾比刚消下去的火气。


         


    “还敢问我来干嘛!还不是你昨天讯息我叫我尽快把急救箱拿过来,我至于那么早起吗!”艾比理直气壮,虽然离她所谓的尽快已经过了一天。


         


    急救箱?安迷修迷茫地重复道。讯息……噢好像是有这回事,最新讯息是他寄出去给艾比的,印象中的确是叫对方劳驾带急救箱过来,似乎是因为安迷修的公寓没有这东西。结果他后来收集情报到凌晨,连回复艾比不用送东西过来都忘了,等到太阳出来才倒在床上睡着了,直到早上艾比在门外敲敲打打弄出鸡飞狗跳的声响才从睡梦中醒来。


         


    在经历过这一连串事件后还能睡得像猪一样,安迷修觉得自己意外地心大。忘记讯息艾比是失策,至少他今天就不用心惊胆战地与艾比面对面了,他还没做好与这个世界的的朋友及熟人接触的准备。


         


    “噢谢谢你啊艾比。”安迷修眨眼,刚睡醒的头发还带着翘毛,就算精神上十分清醒可语气还是迷迷糊糊的,在艾比看来与一直以来发神经在日常生活扮演脑残骑士的安迷修很不符合。但艾比估计那也是因为对方还没睡醒而已。


         


    “东西我送到了,我妈说不用还回去了,一开始公寓没有急救箱她也老不好意思的。”艾比把手里的急救箱丢给安迷修,摆手就要离开。开什么玩笑,这么早起,今天早上又没课,她当然还是要睡回笼觉啊!家离大学近就是好,上课吃饭都方便。


         


    “对了对了,”艾比帮安迷修带上门之前,眼睛往他那里瞅了几秒,安迷修一高大的青年站在那边活脱脱像是送老公出门的妻子……这即视感惊悚得让艾比差点脚软。




    “其实你脱眼镜挺好看的嘛,平时戴那么厚的眼镜真是白白浪费你的颜值。”然后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啪地一下拍了自己的脑袋。失策啊失策,他忘记要戴眼镜了,算了,就当转变形象吧。


         


    他也没想到这边的自己近视这么深。


 


         


    *


 


    艾比早上没课,但他有课。安迷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上课了。公寓跟大学的距离有点远,但也是坐巴士就能解决的距离,在路上安迷修确认了自己的课表又复习了一下自己昨晚刷过的照片中的人名。这时候就像是在解答人类最难的三道问题:他是谁?他要做什么?他从哪里来?,多亏如此他成功驱逐了睡意。期间顺便回复了金学弟的讯息,对方很快就有了回复,问了才明白金是个上课不专心喜欢刷手机的主儿。


         


    ‘嘤嘤嘤学长你怎么现在才回我呢QAQ’


    ‘乖,学长忙’


    ‘好待会见QWQ’


 


    这样大概就是没问题了吧?安迷修有点忐忑。待会有个通识课会碰到金,金看来是个活泼又大咧咧的一个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里的安迷修大学读的是计算机,一个他知道后略显震惊的科系,震惊是因为他在原本的世界也是研究相关领域的。也许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同一个个体不管怎样都是有着同一个名字的人,在思维、物质、甚至是灵魂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共性。这份共性让安迷修觉得意外极了,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原来还有一个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过着与他相似的生活,走着相似的路。


         


    如果没有性别的差异,那么可以说两个世界是差不多的。明明是相似的世界,却蕴藏着不相同的存在意义,创世神真是一个奇妙又神秘的人。


         


    比方说,平行世界假说。当安迷修做出任何选择,无论微小的是与否或是一个庞大的可以影响人生的二选一,在这个时刻便会产生分歧,分化出平行世界。也就是说在名为世界的选择里,无论你选择了哪一个两者都在同步进行,未选择的路在另一个世界中被充分执行,即你所做出的选择并不是选择,而是偶然中的必然性。在给予选择的假象中是已然被名为世界的旨意决定好的现实,两者均能实现。


         


    选择没有意义。而分歧本身便带有含义。


         


    安迷修觉得他的境遇并不是薛定谔的猫,因为在薛定谔看来人是观测者而不是猫本身,人只能观察仅剩的结果而看不到被层层重叠的可能性本身。猫会死亦或不死并不能由猫自身决定。而他更像是一个人丢进洞里的小石头,那个人是创世神也是观测者,小石头通过洞穴到达另一个世界。人为猫的结果做出了选择。而小石头打从一开始便无从选择,凭空卷进了“被执行的选择”里。


         


    这也许是来自世界本身冥冥之中的秩序修整,尽管安迷修不明缘由。


 




    *


 


    “今天能够见到那个人吗,大哥?”卡米尔问道。他们在轿车里,轿车速度不快,沿途风景缓慢流窜而过,绿色的树木灰黑色的建筑和路如被视觉延迟的色块慢慢倒带。




    天暗了,夜晚要苏醒了。




    夜晚才是名为都市的妖怪真正起舞的时候,龌蹉的、纯净的、肮脏的、干净的全都糜烂成一团不明物质侵蚀人类的内心,能够保持当初的本质全在自身,金钱物质的污染是人类最大意义的灾难也说不定,并且永远无法解决。




    因为人类是贪婪的,他们对物质的富有趋之若鹜,甘之如饴。雷狮很早就明白这个事实,当然,他或许也是这个行为的忠实代名词,尽管他懂得在必要时刻抽身而退。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太多,人类本身就是一个颇为矛盾的东西。他们除了欲望外没有丝毫共性,所谓的快乐是共享的,可又有谁能够否认快乐和快乐的获取是欲望的一种呢?




    然而人类是乍看之下的群体动物,又在内心孤独和在大众之中找寻容身之处的天平间取得微妙平衡。人类真是细思恐极令人觉得微妙的生物。




    同样的,在这个由人类所组成的无限矛盾的社会里,光与暗并不是唯一的,两者间混合产生的灰色地带也让有心人士禁不住地想要靠近,可能稍有不慎便会飞蛾扑火般被吞噬不留余地,但那又怎样呢?




    灰色才是最适合他的颜色。雷狮天生就该在黑与白之间生存,并且在任何的黑处与白处都逍遥自在。因为他懂得并掌握了适应世界的规则,只要顺服规则便能顺应自然地获取一切。因为弱肉强食就是世界的规则,而人类所做的无非就是在延缓或是加速规则的执行,人类依旧在矛盾地自打嘴巴,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是对方自己提出的时间,如果他不守约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雷狮右手靠在车窗边,看着这个都市的每一个角落。今夜的城市依旧因为灰色而越发迷人美丽。




    如果毁约,那么他当然能采取行动了。




    他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愚弄狮子的人也要做好被狮子反咬一口的准备。


 




    *


 


    “金,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安迷修皱眉,一边避开旁边的男人想要上前搭肩的动作。不远处的金被他问得心虚,金对戳食指指头不敢看他敬爱的学长,他也万万没想到自己说的好地方竟然是这幅模样。现在想起来,从其他同学那边听到这个好去处时他们的笑容就有点不太对,他还问格瑞要不要跟他一起来,结果格瑞也露出了一声不温不热的轻笑,好似在看好戏一样。




    可怜了安迷修学长,陪他一起来送死。




    今天的通识课,金又重复了一次他昨晚发给安迷修学长的讯息。




    “学长,今晚要不要一起去喝酒?我听他们说有个吧很不错的!”




    安迷修看着金请求的闪亮亮眼神,加上对方的死缠烂打,也就由着他胡来。如果他知道金要带他来的地方是一个GAY吧的话他是死也不会答应的。






    WTF!他是直的!是直的啊啊啊啊——!






    难怪金的那个发小会选择在酒吧附近的便利店等他们出来,虽然嘴上说还有报告还没写完,但格瑞那家伙明显就是想看金和他出糗的好戏是吧。可怕的恶趣味。




    金也是异常冤屈,在学长面前丢脸就算了,他答应过格瑞的,至少要先喝了一瓶酒才会出来,他绝对绝对不要在格瑞面前丢脸。男子汉大丈夫,这脸丢不得。




    “走吧学长!我们不醉不归!”金大义凛然。安迷修凭借良好的教养才忍住自己爆粗口的冲动。罢了罢了,就当做学长陪学弟喝酒吧。他以前也没来过这鬼地方,就当……就当见见世面……




    安迷修心那叫一个累啊。




    如果是直男癌混在一堆GAY里面心里总归是不适应的,可是在此之前他可是活在一个ABO的世界,他又是一个O。他对女Alpha在上边自己在下边不知为何总有着抵触的情结。问题来了,他肯定是在下面的,那么上面的不是女的就是男的,他对女Alpha尴尬,那对象只有男的了。




    而在这个世界里,这大概就叫做男同。




    当然,就算是O也不是说就不能在上边,只是在他的世界里不符合常理,而且其实体质的原因O在上面远远没有在下边来得爽快(各种意义上)。但是安迷修对于从小教到大的常理是根深蒂固的服从,他做不出违逆常理的举动。这个世界女方又不会奇葩得像他世界的女Alpha。也就是说,他只能是男同,虽然他心理上不想承认。




    苍天大地,安迷修是如此心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不容易适应了新世界又来一次三观冲击。他还是去厕所躲躲吧,人有三急总是最好的逃避方法。




    金也是大学生了,可安迷修对于这活泼单纯的孩子还是放不下心,他们不是这酒吧的常客,怕就怕不小心着了人家的套路,到时候如果失去了什么便晚节不保,后悔也来不及。金已经在吧台叫了几杯酒,安迷修先前还劝他不能喝太开,有些圈内人就喜欢金这种娇小类型,他就觉得奇怪怎么格瑞敢放金进GAY吧混,直到后来看到金的座位附近多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后不禁轻笑。




    金酒量不太好,已经微醉。




    噢,单纯直性子的学弟旁边总有个心口不一的发小,说什么忙着作报告呢。




    于是安迷修心安理得地把照顾金的重任交给格瑞了,他自己大大方方地溜到厕所,毕竟逃避虽可耻但有用。他实在是不想接受自己在这个世界是男同的事实(感谢网络,他知道男同的地位很是尴尬),也不打算这么快寻找伴侣,更不希望在这个尴尬的场合寻找一个有可能只是一夜情的对象。




    不过安迷修不知道的是,所谓真爱总是在最为尴尬最为凑巧甚至可能是在一个事后只想让人骂声MMB的时间和地点上演的。天时地利人和,爱情万分不该,千错万错便错在人与人之间看对了眼。




    ——又或者是相杀出了情怀。




TBC






P/S 两人见面要下一章了,哭泣(。)





评论
热度(125)
  1. 子子耶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2. 咸鱼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3. 极昼与辰星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elsa
  4. 意将万里倾衡霍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5. ink⊿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6. 樱舞罗裳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樱柔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