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知乎体】有个霸道的总裁男友是怎样的体验?

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给終夜的生賀WWWW 为什么我艾特不到你啊岂可修


說要結婚被我打成婚前了(大爆笑)


後宮大王生日快樂!!


是甜甜的糖~~~




         有个霸道的总裁男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371个回答


 


         骑士_KNIGHT


         骑士道、情绪管理话题的优秀回答者


 


         9711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怎么说呢,我的另一半在现实中确实是一个总裁,而且也很霸道,该说霸道就是总裁的专属人设吗……


         


         以下简写另一半为R,R口中的A指我。


 


 


         我跟R处了10年,还没算上我们大学报了同一个科系住同一个宿舍房间,当然也没算我们大学后期搬出宿舍同居的那几年。我们真的是冤家路窄,是发小,对别笑了,真的就是所谓的发小。好吧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吧,尽管我不想承认,我跟他是从小学闹到中学再闹到大学,也不知道是他存心碍着我,还是我走路都会踢到狗屎,总之R在我意识到的时候就一直在我面前闹腾。


 


         一开始当然会觉得烦躁。我们初次见面的相处模式并没有那么友好。


 


         升小学之前我搬了家,搬到一个比较高级的小区,那时候家里比较有钱,老爸想说总也熬到一个头了吧,干脆住好一点的地方。我妈当然是很赞成了,我是独生子,我们家东西也不多,而且我那时候也比较乖?总之我不是喜欢麻烦父母的个性,因为他们那时候都在外面工作,早出晚归的,我早餐习惯一个人吃了,微波炉也是那时候学会怎么用的。并没有感到不满,这点不用担心,他们的付出也是为了家,我妈曾经说过幼儿园老师告诉她,我以前的志愿居然是快些长大。现在想起来也是小孩子想不出什么能够帮助他们的东西,觉得当大人就是独当一面什么都可以做到吧。


 


         都是必经之路。扯回R吧。


 


         我搬家的时候我爸还得工作,我妈那时候特地休假把家里的东西都整理好,顺便照顾我。我还记得那天下午我妈拉着我到附近拜访邻居,R不是邻居,既然大家都知道他是总裁了,那么他的家有多大也是能够想象的吧?他住的是我们那个小区后边的有钱住宅区(我们那边的人都这么称呼),我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很好笑,因为堂堂一个大少爷有朝一日居然鬼混到了所谓的平民地,而且还跟一个平民杠上了,就这样闹了一生都被搭了进去,真的是很好笑。我是边打字边笑出来的,R这时候还在看电视,我动静太大,他看了我手机还皱眉说你怎么浪费时间玩这种无聊东西。


 


         是的,这就是我现在的霸道总裁对象。


 


         接下来我打的字是经过这位大老爷们亲自审核过的,其实我觉得我都记得很清楚,但有些事他记得比我更清楚些。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回答,我也不知道他还发生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这个R啊,自己的事不怎么说出来,你问他吧,他就反过来咬你一口。习惯跟他相处真的是把自己的脾气都磨没了,但结果是好的,我现在也很好,所以就真的是很好了吧。


 


         总之我跟我妈拜访了好几个邻居,送了些水果,也交换了一些小菜或点心。妇女之间的闲聊我在这时候成功领教了,实在是不怎么美好的体会。我那时候拉了我妈的衣角,她也很放任我自己一个人去附近的公园玩。那时是下午,太阳不热,我想去公园荡秋千,公园很小,秋千只有一个。这时候秋千有人坐了,对,就是R。我原本想去踢一下沙子,可能无聊做一个模型什么的,我正要蹲下来就听见有人笑了,这个笑容并不是那种友好的,反而听起来很欠揍。这个公园现在只有我跟R,我没笑,那当然就是R了。


 


         R从秋千跳下来。他之前也没怎么荡,就坐在那边想什么。R这时真的像是一个小少爷,白衬衫西装短裤,领子有小领结。R从小就长得很好看,这点我不否认,大爷刚才硬要我在后面加一句世界第一无敌聪明绝顶的帅气逼人耀眼闪耀,我直接甩他一个枕头,嫌人打字不够累啊!而且皮肤很白,养尊处优的第一印象,R也说他那时候都在受家庭教育,是他自己要求要上小学才来到我学校的,我后来也问过他家里人照理应该送他到贵族学校去的吧,怎么会让他过来平民里混。


 


         R那时候就给我一句话,我懵逼了好几年也没想清楚他的意思。当然我现在是什么都懂了。


 


         R说:“有个第一次见面就印象深刻的白痴在啊。”


 


         这个R,讲实话有这么难吗?


 


         确实是印象深刻,因为这个R在那时候特别地……就是你们所说的熊孩子,他玩好他的秋千走到我旁边,鞋子一脚踩下去就把我刚刚堆出来的围墙都弄塌了,还顺带踢了我一身的沙子。我的本能回应也很激烈直接,我直接把我手里抓着的沙丢了出去,弄脏了他的衣服。我也想不到那时候的我这么勇敢,之后直到大学我跟R还没确立关系之前我一直在想着,如果我没管这人而是直接走开,会不会我们之后就一点缘分都没有呢?但也后悔不了,我也不想后悔,总之我弄脏他的衣服我也不后悔。当然我后来懂了民情现实曾经耐不住好奇心偷偷问过他那些衣服的价钱,R报出一个惊为天人的数字我就不敢说话了。


 


         我们成功上演了小孩子打架,他那时大概情绪也不怎么好,因为长大后我发觉他看人不爽都是用阴的,正面上他反而觉得无聊。小孩子家事不好处理,而且因为R的家庭因素,我也会试着谅解。可是我们那时还很小,也想不到这些,R也不会收敛情绪——我也不知道他后来怎么会收敛起来的,结果发觉他那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表示有不幸人士要遭殃了!——我们闹得很厉害,我妈过来找我的时候吓得把我们拉开。


 


         我很久没被我妈骂了,莫名委屈。R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真是欠揍。我被迫向他道歉,还要跟着我妈到他家,对我们还要开车送R回家,车上我们分别坐车的两边。场面一时很尴尬,R哼了一下,我也哼了一下。R的妈妈出来的,很快就叫来管家带R下去敷药,我也被请了过去,尽管我妈一直拒绝,“小孩子受伤不得了的。”R的妈妈这么说了一句我妈也就接受了。我跟R这时都不说话,我们也没什么话题,就莫名其妙地打架开场相遇,怎么有话说呢。


 


         最后我妈要开车带我走了。R的家太大了,有钱人的家总能闪瞎人的眼球。


 


         他本来应该回去房间,但是他跟着他妈妈把我们送到门口。门外管家已经把我妈的车停在那里了,服务周到服务周到。


 


         R那时候大概是想了很久,在我要开车门的时候忽然冒了一句,“我是R(他的名字)。你叫什么?”


 


         我说了我的名字,然后不管他就这么走了。人家报家门,你也要礼尚往来不是吗?


 


         后来R转来我们的小学。之前也说了R长得很好看,小学吧早就有人交男女朋友了,R的背后每次跟着很多小迷妹,收到很多粉粉嫩嫩的情书。小学的我们好像都不会想到上课的重要,小孩子都是这样,不到最后就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看R对这些情书很讨厌,看见他丢情书丢了很多次,我每次看到都要阻止他一次,然后我们就会顺理成章(没有违和感)地上演吵架。我们已经学会在不引来老师注意的情况下吵架了,虽然跟R不时的拳打脚踢还是有的,但是我们这时候还是会点小聪明,专门打在可以被衣服遮住的地方。所以每次回家我洗澡都怕我妈进来,她肯定会看到我身上的淤青尖叫骂人的。这点,R也不例外。他家教很严格,这样的家能生出R这样的孩子也是奇迹。


 


         上初中的时候我跟他不同班,我被选为班长,那时R不知道为什么也被选上了。他本人说是因为有几个女生提名他,而大家又喜欢看见一个颜值高的人被坑,尤其是R口中的同班男同学,这点我也深有体会。虽然我对自己的脸还是比较有自信的,但是站在R旁边整个人的光彩都会被夺走了,R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硬要说的话他随时随地都在闪闪发光得耀眼。我那时候对他稍有改观的一点是,他从来就没跟别人说过他是某某财团的少爷。他的成绩常年前位,偏偏都比我高一位,分数也赢不过他,明明他看起来都没认真听课,啊长得好看还来祸害人间,看起来什么都会也确实什么都会,偏偏还挂着欠揍的脸,真是让人想忍不住打过去啊。我承认我那时嫉妒过他,也羡慕过,我跟他是不同世界的人,无论是家境人际还是待人处事,我不愿意承认却也只能选择接受的事实在于,R在某些方面确实比我成熟太多太多了。


 


         这样的情绪让我看见R就别扭,我不懂怎么跟R相处。虽然我们不同班,但大家看我们两个人常常呆在一块(其实都在吵架),就以为我们关系很好,加上班长时不时要出来开会,帮老师做事,可以说办公室是我们最常见面的地方。R的校服每次都穿得不整齐,只有下课的时候因为要见老师才把领带打好看一点,我们每次见到对方,他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抽我的领带,他乐此不疲,我很无奈,每次被他抽走了还要再抽回来,把这个混蛋弄出来的皱褶都一下一下地弄平,然后又被他在下一次继续上演。一直不断地重复循环——


 


         心累啊。


 


         有时候R估计是故意的,动作很大,把我整个人都拉了过去。那时他成长的速度比我快,个子开始比我高了,借着身高优势每次都故意贴着我耳朵说话,我那时候也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就是耳朵很痒,所以直接把他推开。后来的同学会我听有一个同学回忆说,那时候R感觉就像在抱着我一样,看起来非常地少女偶像剧。


 


         我那时只能呵呵,谁叫那时的我跟R处于冷战呢。我们还没交往,也还没有谁敢破开冰块说话。


 


         初中的R能收到更多情书,我有时经过居然听见他周围的那堆人在说着联谊(……)啊哪家妹子好看啊。我就觉得很奇怪,你说这些人干什么不好呢,非要在走廊上很多人经过的地方说这种话,而且当时女生经过了都觉得尴尬地赶快走开,要不是他们中间有一个R,估计就有女生抄家伙打死他们了。我们学校的女生都不柔弱的,外表可爱内心妥妥地女汉子。当然,每个女孩子都是可爱的。


 


         我那时喜欢泡在图书馆,其实这个习惯一直到了大学。R说我没近视真的是上天保佑,不然这个脸看起来就更丑了。我原先还当真,然后就那叫一个气啊,懒得管他。可现在想来,那大概就是很幼稚的,属于男生的想要吸引自己喜欢的人注意力的一种方式吧?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R也跑了过来,每次都要坐在我位子对面。我看书,他无聊就看我。我问他作业做完了吗,题目刷完了吗,不是有什么考试吗重点看了没,他都会乐呵呵地说看了看了A大爷不用担心我。


 


         他说他比我聪明,所以不用担心。习惯了他说话的套路也就摸清这家伙的性格,如果硬要套滤镜的话,把这家伙的说话想成一种另类的关心就好了吧?虽然后来有人告诉我说只有我能享受这种SSS级超稀有待遇。


 


         我也不知道我习惯泡图书馆到了大学。我也不知道我习惯有R在,一直到了大学。


 


         矫情的说法吧,如果我抬起头,我眼睛很累不想看题,我就会去看他。他的头发看起来很软,我乘他睡觉时摸过,真的很软,虽然他说他那时是故意装睡的。但管他呢。他喜欢在图书馆里穿着长长的外套,冷气很冷,他的头发热热的,摸起来莫名地喜欢,现在想起来这种喜欢估计是爱屋及乌的,如果对一个人有好感,那么对他的所有都是有好感的,所以人就越发喜欢起这个人。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这家伙了。


 


         有一天我前天晚上刷题刷得太晚,好不容易撑着上课勉勉强强,晚自习的时候我差点不行了。我也不知道那时他怎么溜到我那边的,他看了下课室没老师就把我叫出来。我白他一样还是走了出去,“干嘛?”,我问他。R塞给我一罐咖啡,摸起来热乎乎的。


 


        “今晚早点睡吧。”他说。


 


        我摇头,“一天都不能放松,我们是备考生。”


 


        那时候我们初三。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我精神不好。我摸摸自己的脸,我的脸色这么差吗。但后来R说那时候我天天熬夜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那叫一个黑啊,看了就难受。我就应他,“别人也在熬夜啊,你怎么就只送我呢?”


 


        R笑了一下,我茫然间也觉得自己懵了一下。他的笑容确实很好看的,不是那种让女生脸红的痞气和帅气,而是那种很意外地反差一样的温柔。


 


        但是他的笑容持续不久,就换成平时那种准备坑人的狡猾眨眼。“你猜啊。”他说。


 


        我没想到自己猜这个谜底,猜到大学毕业。


 


        我还记得我们高中的时候,他交了一个女朋友。他特地跑来向我炫耀,我其实之前也听其他人说过了,我刷着数学题,那时我在为函数奋斗,他午休跑过来我的班,坐在我前桌,那时我前桌出去吃饭。我的桌边放着一包牛奶和三明治,这就是我的午餐。他问我,为什么不交一个女朋友啊?我说,因为我没兴趣。


 


        “A你难不成性冷淡啊?”他阴阳怪气,故意的。


 


        我也阴阳怪气回他,“你好烦啊,现充死远一点。”


 


        “那你为什么不找对象啊?”R对这个问题异常地执着。我看着自己的笔,因为他的关系,我已经不碰题目很久了。


 


        我说,“没有喜欢的人,所以就不交啊。”


 


        “那如果有人跟你告白呢?”他又问。


 


        我看着他,“如果不是喜欢的人,就算她告白,我也不交。”


 


        于是R摇头,阳光下他的头发变成接近灰色的,“A,我真不知道该称赞你还是贬你。”


 


        可他的心情我感觉是挺高兴的。


 


        几天后我听他朋友说,他跟他的女朋友分了。


 


        我听到这消息时努力压抑自己忍到午休冲去他教室,他看到我开门就吹了一声口哨。


 


        “R!”我大喊他的名字,“你TMD搞什么呢!”他的女朋友,或者说前任是我的同班同学,今天她来到班上时眼睛还是肿的。


 


        R也知道我指什么,“不是你说的吗,不喜欢就不要交啊。”


 


        我气到一个极致,直接想过去打他。可是那时候他班人还很多,而且都看着我们,事情不能闹大的。所以我为了发泄只能冲到他的位子,他的朋友都很配合地让开,我把他桌上的水壶举了起来又很重地放了回去,课室很安静,我能听见水壶撞在桌上,还有我说话的声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时会那么说,现在想起来其实那句话由谁说都好,但如果是由我来开口,那必然是对他最伤人的吧。


 


        我说,“你作践自己可以,但不要作践别人。”


 


        这也是我平生说过最重的话。现在想来,我的重话都是对着R说的。对他说话吧,就不自觉地直了些,大概是本性暴露吗?也不至于吧。


 


        我们后来接近冷战了,高考,考试,备考,作业,刷题,忙不过来。我有好几次看见他,多了黑眼圈。他也好几次看见我,可是我们都默契地别过头。考试让我们无暇顾及其他,何况是高考呢。我们就这样持续到了毕业。毕业那天我留校很晚,收拾东西,我拉着行李准备去车站,我还没走到校门口,刚走出宿舍就看见了R。


 


        原来R也是慢走的。我愣了一下。


 


        这个学校偶尔还从篮球场传来别人的喝彩。宿舍距离比较远,所以就给人一种这个学校只有我们的错觉。天空下起毛毛雨,我拉着行李箱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R的脚边也是行李,看起来正要回去。


 


        我们都不说话,所以场面很尴尬。


 


        我们在冷战,可是一时间我觉得这也不是那么重要的。因为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也许是我说的那一句重话,也许是他一直以来都这么随心所欲,总之一定有那么一天会爆发。


 


        “你打算去哪里呢?”他说。


 


        他的声音听起来模糊,嗓子大概出事了,熬夜太久。


 


        他问我志愿。


 


        “……X大吧。”我说,“你呢?”


 


        “一样。”他说。


 


        “你这么聪明一定可以的。”我挤出这句话。


 


        “聪明也需要努力。”他也挤出这句话。


 


        我安静了,我想到这家伙的黑眼圈。有时候听人家说他晚自习好回去宿舍还开着小桌灯继续刷题,上课开始专心,虽然有时候还是在打瞌睡。


 


        他一直都很努力,只是别人看不出来。他把自己伪装得太过完美,完美到别人只能那么认为。


 


        我们又安静了。我找不到话题。所以他走了。


 


        我对着他的背影说,“记得喝点蜂蜜水。”


 


        他大概是听到了,轻轻地嗯了一声回应。


 


 


        我们进了同一间大学,很凑巧地在同一间宿舍。我第一次见识到他的作息,意外地正常又爱干净,我起床的时候他还在睡,头发很乱,我笑了出来。他的被子每次会乱放,我都要帮他折好,不然查寝就麻烦。


 


        可是他晚上有时候都不回来,人家说他是去酒吧泡妹了。


 


        我不太相信,也有点怀疑。有一次他回来我刚好在赶报告,我闻到一身酒味,所以我就问了。


 


        “去哪了?”


 


        “跟别人玩去了,差点做完全套。”他说。


 


        我皱眉,“你收敛一点。”


 


        他拿着毛巾和睡衣,攥着牙刷正要关门。这时候不知道还有没有热水。


 


        “你是我妈啊。”他的语气无端地冲。我火气上来,可是又发泄不出来。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我跟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温不热的对话,他的语气带刺,我也说不出什么话只好忍耐。可是这之后他就变本加厉了,除了酒味还能闻到香水,他说那香水很臭,我就说那你别去了啊,他就冷笑。每一次都是这样,我觉得莫名受伤,我想到初中跟他一起呆在图书馆,那时他呛我也不是这种语气,我回呛他也没有那么放不开。很多东西都变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他的成绩还是比我好。


 


        可是他还是天天喜欢睡觉,课不好好听,有时喜欢翘课,出席率算得刚刚好。


 


        有一天半夜我听到他去厕所,他吐了,所以我马上起床去看他。


 


        他吐得很狼狈,这家伙在我记忆里从来就不是这样的。


 


        我拍着他的背,他的背僵硬了一下。


 


        “你能不能消停一点。”我说。拍着拍着,一下一下地。夜晚的风凉凉的。


         


        “酒喝那么多,以后工作够你喝还不够吗?”我又说,这算是吐槽。


 


        他想说话,可我也想象得到他要说什么。


 


        “是是是,我不是你老妈,我是你发小,可以了吧?”我们宿舍里另外两个也是发小,他们就比我们关系亲近多了。


 


        R不说话。


 


        “舒服一点了吗?我给你泡点东西醒酒?”


 


        R摇头。喝醉的人看起来很幼稚。


 


        R抬起头,我跟他对视。他看着我很久,像是打量我是不是他想要说话的那个人。他的眼睛眯着,眉毛跳着,是的,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是相隔多少年以来我们真正意义上的注视对方了。实在是过于怀念并且追忆着,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他说。


 


        R说。


 


        “我喜欢你。”他说了我的名字。


 


        我瞪大眼睛。“发什么酒疯。”我说,语气抖。


 


        这像是拒绝,又像是逃避。


 


        于是下一天我们又开始新一轮的尴尬和冷战。我们默契地对昨晚的事保持沉默。他想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或许他察觉到我的想法所以才那么做的。


 


        所以接下来我依旧看着他喝酒到半夜,然后考试分数还是那么地好。除了我们同宿舍的,谁也不知道R这个学霸私生活这么不检点,可是没人管他,谁也不想也不愿意去管他。他们对我说,你管管吧。


 


        “不是,”我说,我很懵逼,“为什么是我啊?”


 


        “R只听你的话你不知道吗?”他们说。


 


        我想我的确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R这个人把自己喝到烂醉,折腾自己把身体搞得不像自己的。他每次去吐吧,我都会醒过来,然后数着他出去的时间,等他回来约莫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他指不定是去吹吹风。我嫌弃很多次他的酒味,所以自从那一晚之后他回来的时间还是很晚,似乎更晚了一点,可是他回来的时候我会醒过来,然后发觉空气里干干净净的,他的酒味淡掉很多,不是酒臭味,而是在空气中的酒香。


 


        我想问他,你这样做是何必呢。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什么的开始。又是什么时候。


 


        我想问他,可是他保持沉默,所以我也要保持沉默。不然我们苦心积虑的平稳就会颠覆了。


 


        “你能不能不喝了。”有一次他回房,我问他。


 


        “……那你几时给我答复啊?”R说。


 


        我一直都知道他是认真的。


 


        而且R也说过,我们毕业的时候估计不会见面了。他要接管产业,我们的路本来就不一样。


 


        平民跟富豪从来就是不同的。我怎么不明白呢。


 


        “你也知道那不可能啊。”我说,语气弱了。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这是R。


 


        “他们怂恿人吸毒也是这么说的。”这是我。


 


        “我还是你的毒不成?”R说。


 


        “一直都是,”我说,R看着我不说话,我没有看他,“早就是了。”


 


        R沉默。他忽然说。


 


        他叫了我的名字。


 


        “我忽然好想亲你啊。”


 


        他照办了。他霸道而没有道理,这个大少爷从来都是这样的。我把他猛地推开,“你给我清醒点!”


 


        房间还有人。我们很吵。不合时宜,也不符合现实。


 


        “就不能当做让我放弃的奖励?”


 


        “少来,”我直接说,后来语气又不自觉软了下来,“很晚了,快睡吧。”


 


        我脚走到自己的床莫名地抖,我还是不敢看他。


 


        我躲进被子里,然后开了一个缝瞅他。


 


        R看着我。


 


        “明天我给你泡咖啡。”我说,然后我不管他了。


 


 


        我们经历过无数次的毕业,人生最重要的三次毕业分别是小学、中学和大学。工作是没有毕业的,只会在原地绕圈,绕到你头晕然后自甘堕落,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悲剧的人。


 


        我们的毕业戴上了四方帽,校长帮我们接了穗。


 


        我跟R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


 


        我们各自找人拍照留念,我们的学弟学妹很多,朋友也很多。


 


        我就不自禁想,有没有人可以走进这个大少爷心里呢。


 


        有的吧。我想。


 


        校园道路两旁长着高高的树,叶子很多,但至少不是落叶,扫起来很麻烦。我们要从这个校园离开了,未来的路很迷茫。而R也要走了,或许过了今天我们就不会再见面的。


 


        因为世界不同。


 


        我想着。


 


        这个大少爷,性格胡来,懂事起来就看到他在你面前闹。他不白痴,他太聪明了,又狡猾又故意装无辜地欺负别人,有人想要整他,他就坑回去。谁也欺负不了他。我忽然觉得我像是人生赢家,在我面前这大少爷就开始脆弱起来,我没看过那样的他,他也从不会让别人看过那样的他。我们的默契十足,因为时间给予了我们长久相处的机会。


 


        现在,时间要把机会收回去了。


 


        我感觉到平白无故的不安。


 


        我看见R转过身来,他伸出手。我听见学弟问他怎么了。


 


        我听见R说,“我在等人。”


 


        我在等他过来。


 


        这家伙,原来什么都知道。我想着。这家伙,存心计划好的吗,我这么吐槽着。


 


        于是我跑了过去,拉着毕业袍,四方帽差点被我丢了。


 


        我抓住他的手。


 


        我直接拉住他亲了上去,我想这是我对他的报复。


 


        周围响起如雷的掌声和惊呼。


 


        我听不见。他听不见。


 


        “混账家伙,我不喜欢你。”我在他耳朵试着用尽我的力气说话,我们的声音响彻在大众的眼睛里然后被埋没了。


 






        “我爱你,可以闭嘴了吗?”我说。


 


        




        他的回应就是给我一个深到不能再深的法式深吻。然后我啃了一口让他流血。


 


        这实在是最为血腥又让人觉得甜蜜的吻了。


 


 


 


        2018年X月X日更新


 


        看见有人问就统一回一下吧,我是男的,R也是男的。


        我们双方出柜。


        刚刚在爱尔兰领证结婚,你们说R表现不总裁,其实我也这么觉得,我觉得我跑题了。我跟R这么说了之后,在爱尔兰领证那天R就送我999朵玫瑰,用钱折的那种。


        ……不要惹他,真的。


 




        2018年X月X日更新


 


        这是最后一次更新啦。


        我们很幸福,谢谢。


        R也跟你们说谢谢呢,虽然他的原话不是这样的。


 


        谢谢你看到这里。






        【END】




如果有需要,我会写雷狮角度的w



评论
热度(393)
  1. 子子耶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2. 咸鱼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3. 安诺卡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4. 极昼与辰星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elsa
  5. Ein Kleines Lied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6. 意将万里倾衡霍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7. 樱舞罗裳我逗比起来不是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樱柔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