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叶】再也不见

广陵凪息-月考临近几欲先死:

 




 




爱,是会让人变得坚强的。请你相信我,我只是一时无法止住泪。




                                                                                                              ——题记




 




 




嘉世的队员们直到把他们的前副队长送到机场的休息室才停住脚步。吴雪峰用目光逐个扫过每个人的脸,最终停留在队尾那个懒洋洋的身影上,带着隐藏的很好的眷恋,温柔的让人心碎。




 




叶修被盯住的时候正叼着一根棒棒糖,专心的拨弄着口中的糖块让它在两侧的脸颊间换来换去,察觉到吴雪峰的目光,他“咔吧”两下咬碎所剩无几的糖,拿掉塑料棒,清了清嗓子:“要走了?” 




 




吴雪峰收回自己的眼神改盯住地砖上的一块污渍:“恩。”




 




沉默 




 




“走吧走吧,一路顺风,提前祝你学业有成了哈。”似乎是受不住这逐渐压抑下来的气氛,叶修随意的挥挥手,转过身摇摇晃晃的准备离开。吴雪峰看着那纤瘦的背影,不假思索地拉住他。叶修回头:“还有事?”吴雪峰似乎是刚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他触电般的松手,收回身侧攥住衣角,有点不知所措的模样。




 




真难得,嘉世的副队长从来都是稳重成熟著称,也只有小队长才能让他让他露出这样的一面吧。看着队长与前副队的互动,几个队员有点尴尬:“那个,副队一路顺风啊,我们就先撤了?”“去吧去吧。”叶修不等吴雪峰开口,批准了队员的申请。他转正了身子,直视吴雪峰的双眼:“正好,我和雪峰也有点事要处理一下。”




 




 




“吴雪峰,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叶修和吴雪峰站在休息室僻静的角落,叶修掏了半天兜才想起来烟似乎都被沐澄收走了,他烦躁的抽出手,换成双手抱胸的姿势,“前天庆功宴前脚刚跟我表白,后脚就订好了去美国的机票,昨天晚上才告诉我,你今天就要去美国了。那句‘我喜欢你,整整三年’就是你酒后的一句笑话?还是什么真心话大冒险?”




 




“去留学的事赛季中就已经确定了,赛季结束就退役,你也是知道的。”吴雪峰被叶修话中的怀疑刺痛了,“我跟你表白只是不想在出国前留下遗憾,我不知道你当时还醒着……”他只感到自己语言的苍白无力。




 




“呵,”叶修突然就红了眼睛,“可惜当时我听见了。”他没有说他等待这句话等了多久,他没有说其实我也爱了你很久。说了又有什么用呢?这个人不会为了他留下来。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吴雪峰突然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我已经退役了,你呢?你正值当打,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如果被发现你……这样的情况你想过么?”他紧了紧握住行李的手,觉得鼻腔里酸酸的。他看见叶修只是看着他,没有接话,眼眶红的却像是随时会掉下泪来。吴雪峰叹了口气,只当他是没想过:“叶秋,人言向来是可畏的,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不是说着玩的。”




 




“我不在乎!我从来就没有在乎过那些东西!”叶修吸了一下鼻子,此时他的姿势早就不像谈话开始时那样充满质问意味了。“吴雪峰,我不是会在乎流言的人,我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怎么就轮到外人去说了?!我在嘉世三年,你被外人说的一无是处我也没有见你在乎过!你只知道无条件无原则的保护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我是否需要这种保护,我成年了。做了三年的队长,我以为我努力后已经足以和你比肩了,但你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吴雪峰,你这样不觉得很可笑么?喜欢一个人,却不信任他。”




 




“我没有……”吴雪峰张着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我……”




 




“告白之后突然就要离开,你把我当什么?你这么理智的人想必已经在那天前规划好了未来,即使出现了我听到了你告白的变数,你也不会轻易修改自己的计划,承认吧,吴雪峰的未来里,没有叶秋。”




 




这回轮到吴雪峰沉默。




 




“你是不是以为,我永远不会伤心?”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疼?”




叶修努力睁大眼睛,好让泪水不会流下来。他看着吴雪峰,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让他的前副队长多心疼。




 




“叶秋……小队长……”吴雪峰只觉得嘴里干的厉害,他把拎在左手的行李换到右手,常年敲打键盘的手向上划出一个弧度,像是要落在面前少年的头顶,只是在最后一刻还是放下了,左手空空的,孤零零的垂在身侧。“对不起,我不能。”他逃避般闭上眼,不想再看见他最亲爱的小队长难过的表情,准备接受来自他最爱的人的责难也好悲泣也罢。




 




可他没有等来他设想中的任何情景。




 




他睁开眼,看到叶修平静到可怕的表情,眼中的水雾已经褪尽,只剩下一时无法消下去的眼眶的红,眼里是一片死寂的黑,他的脸上甚至已经挂上了惯常的笑。吴雪峰莫名的感受到了恐惧,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叶修开口后,他将永远失去。




 




然后,他的预感应验了。




 




叶修说:“吴雪峰,今天一别,日后再见,只是路人。”




 




吴雪峰只感到他的心被一只巨大的手攥住了,死紧死紧的,让他不能呼吸,睁眼只看见一片天旋地转。但他还是维持着表面的冷静,甚至挤出了一个笑,他点头:“保重。”对面笑得懒洋洋的人也对他点点头:“你也是。”然后转身离开。




 




吴雪峰目送着叶修离开休息室,混入大片送机接机的人群中,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渐渐地消失在他的人生中。他贪婪而苦痛的用目光极力搜寻着,却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倔强而单薄的人。他慢慢地蹲下身,捂住脸,刚刚心脏被挤压一样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只是胸口空落落的,再没有东西能填上: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小队长。




 




 




那一天,吴雪峰乘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那一天,叶修直到半夜才回到嘉世宿舍;




那一天,吴雪峰靠在飞机的舷窗上,盯着窗外的一片蔚蓝,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对不起”,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那一天,叶修缩在机场电子时刻表边的柱子后,沉默的看着载着吴雪峰的航班号旁的“等待登机”变成“正在登机”再变成“已经起飞”。他怔怔的透过玻璃看着那架载着他所爱的人的飞机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天际。他终于蜷缩起来,在休息室强忍下的泪水夺眶而出,从默默流泪到号啕大哭;




那一天,机场仍然人来人往;




那一天,他们天涯各一方。




 




 




 




 




后记:




其实就是期中考考砸了出来报复社会。写这篇文的时候难过的不知说什么好,其实连想表达什么都不知道。大概要是写个续的话就应该是:




吴雪峰——你是,我捧在手心的皎洁月光,因为太明亮,遮蔽了我的泪光;




叶修——为了不受伤,便习惯用不在乎掩饰心伤。把心建成一个密室,将自己囚禁在里面,不见天日又心有不甘,希望有人来解救。




两个爱情要我来评价的话,其实从吴雪峰的角度来说,他看得太透,反而没有意思了。盲目的坚持,有时正是生之乐趣所在。如果一开始就看破,也就无所谓看破;而从叶修的角度来讲,更像是小小的时候,小小的人,总喜欢说长长的永远,可是,人只要还活着,就没有资格说永远。所以不如英勇的爱,英勇的散。遍体鳞伤也好过日后百无聊赖的挂肚牵肠。




 




你不用难过,也不必抱歉,我早知与你分开是无法改变的,只是想告诉你,我是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的。




爱别离,求不得,有很多事,不是我们不去尽力争取,而是根本,无能为力。





评论
热度(45)
  1. 君十二广陵凪息 转载了此文字
  2. 咸鱼广陵凪息 转载了此文字
  3. 颜白🐳广陵凪息 转载了此文字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