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一曲新词: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枫树妖苏沐秋x大学教授叶修)


    邱非刚走进实验室,就被迎面而来的烟味呛住了,用手里拿着的硬簿子扇了扇,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靠在窗边,烟被夹在手间,正袅袅的升着烟雾,窗台上正放着一个酒精灯,火焰都还没有熄灭。


    窗台上没有熄灭的酒精灯和自己导师手里点燃的烟。邱非忍不住想要扶额,即使这位教授是自己很尊敬而向往的目标,他还是想要吐槽,这个人当实验课教授居然一直没有实验事故简直是奇迹啊。


    荣耀大学教科书叶修教授,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拿着酒精灯点烟呢。


    “哦,邱非来了啊。”叶修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招呼了一声。


    “老师。”邱非拿着手里的簿子走到叶修面前,有些疑惑的看了眼窗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景色,刚才老师在看什么?院子里的那颗树?


    风轻轻吹拂,悄悄的穿过树叶的间隙,带起“飒飒”的声响,恍惚间似乎看到有人坐在粗壮的树枝上,橙色的衣摆随风轻摇,将视线往上,只见一个穿着橙色衣装的少年,衣服显然不是现在的样式,邱非睁大了眼睛,刚想开口,却见树上那人将食指抵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也不知是为什么,邱非真的没有说话,突然反应过来叶修还在身边,立刻低头调整了表情,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他无法确定老师看着的,是否也是那个少年。


    叶修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学生,有些不忍心拆穿他拙劣的掩饰。


    等到邱非再次抬头时,却已不见那个橙色身影。


    “你看到了,对吧?”叶修用手撑着窗台向外看,背影显得有些瘦削,“你也别想太多,那家伙就是最近特别闲,估计是拿妖力拂了你的眼睛,才让你能看见他的。”


    带着被老师戳穿的尴尬,邱非下意识的低下头,却发现地上原本只有一个的影子,变成了两个,有些惊异的再度抬首,刚才不见了的橙衣少年正蹲在窗台上踩着那个酒精灯,撑着一把大大的纸伞,冲他挥了挥手:“呀,初次见面,我叫苏沐秋。”


    “……我叫邱非。”自己好像被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打招呼了,邱非面上神色不改,内心略不淡定,苏沐秋踩在酒精灯上,鞋子没有着火,酒精灯没有被打翻。


邱非看见的苏沐秋更像是个灵体,虚无而又飘渺。


    看到自己学生的反应,叶修大致能了解邱非现在的想法,深深的抽了一口烟,将烟头按灭扔进了垃圾桶后两只手都处在空闲状态。


    ……邱非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老师无比娴熟的一手把苏沐秋推下楼然后另一只手迅速关上窗。


    叶修拍了拍手,手伸进白大褂的兜里掏出烟盒重新拿了支烟点上,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专业方面的问题?”


    “不是。”认真的想了一下邱非最终决定无视掉刚刚发生的不科学事件,“陶轩让我把这个拿过来。”


    叶修似乎已经习惯邱非对陶主任直呼姓名,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硬簿子,翻了几下,瞥见自己学生有些好奇的目光,无奈的开口:“没什么大事,就是工作调动。”


    邱非一愣,叶修也没等他开口,毫不在意的对邱非挥了挥手,说:“要调动也是下个学期的事了别太在意,哦对了我这有份资料你帮我去打印几份分送给其他校区的教授,送到就行谁收都无所谓。”


    “好的。”邱非接过叶修递过来的厚厚一叠资料,“那我先走了。”


    “嗯……去吧。”大概是因为叼着烟的缘故,叶修的声音有些含糊,邱非离开后还顺手将门关上,往里面看了一眼,迟疑一瞬,恍惚看见有人对他微笑,唇瓣微张,似乎在说再见。


    不算小的实验室恢复了平静,对于调职这种事其实他是早有预料的,毕竟陶轩对他也是不满很久了,叶修侧过身看了眼窗外那颗挺立而粗壮的枫树,也不知道新校区那边能不能看到这棵树。


    “怎么?还没调职斗神大大就想我了?”苏沐秋含笑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叶修很直接的拿烟头去烫他,很理所当然的穿过了他的身体。


    “天天变那么多虚影我都替你累得慌。”叶修摊手,脸上带着和平时一样的表情,显得特别嘲讽。


    苏沐秋握着伞柄转了几下,伞面随着他的动作转着圈,苏沐秋轻轻的笑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修炼了一千多年的妖怪了,要是变几个虚影就累了还不得被笑死?”


    叶修不置可否,盯着苏沐秋看了好一会儿,扯开嘴笑:“修炼一千多年的老妖怪,咱俩第一次见面时你干了什么还记得么?”


    苏沐秋继续转伞不说话。


 


苏沐秋与叶修相遇在九年前,叶修刚到嘉世校区的时候,校区里的巨大枫树长的正好,未满二十岁的少年迷路瞎转悠,恰好经过树下,一抬头,就看见一身橙衣的树妖坐在枝桠上,笑眯眯的往下看,叶修睁大了眼,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之后转回脑袋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然后就被枫树叶子糊了一脸。


“呸呸呸!”叶修胡乱抹了一把脸,把枫树叶子拍掉。


一抬头,只见树妖站在自己的身前,一张好看的脸上满是笑意,开口说的话却让他感觉十分火大:“抱歉,第一次这么干,业务不太熟。”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皿=#!


然后?然后一人一妖就慢慢的混熟了,苏沐秋见证了叶修的荣光,看着他拿下各校区年赛的三次冠军,看着他成为别人口中的教科书,看着嘉世作死妄图架空他。


其实苏沐秋的心是有点累的,刚见面的时候多好啊,叶修小同学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懒懒散散的,但是逗得狠了也是会炸毛的,那样多可爱,结果现在这货长成了一张虚胖脸,学会了抽烟,还老拿烟烫他,虽然烫的都是虚影。


 


“啧啧啧,你看你当年多好啊,天真单纯。”


“呵呵。”


 


嘉世这次为了赶走叶修确实是下了血本了,花大价钱挖了最近风头正盛的孙翔不说,连原本说的教满这个学期都给改成一个星期后走了,仿佛叶修多呆一天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一样。


苏沐秋眼中满是蔑然,将陶轩和刘皓的姿态尽收眼底,最近叶修忙着给邱非那几个学生上最后的课程,都不太理会自己,树妖坐在树枝上靠着树,这里刚好能看见叶修授课的教室,树妖轻叹一声,泰然的承认自己想念叶修了。


叶修趁着学生们都低头做实验的空隙往外看了一眼,猝然心惊,只见原本一派安然的树妖正捂着心口,好看的脸皱在一起,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沐……/老师。”老师的声音和学生的声音同时响起,叶修一晃神,只见那个学生一脸困惑的看着他。


“怎么了?”虽然现在看着自己的学生,叶修却有些心不在焉。


“不……刚才看您似乎很紧张的样子。”学生往窗外看了一眼,“外面,有什么吗?”


叶修假装顺着学生的实视线往窗外看,顿时放松了,苏沐秋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呢,就跟刚才的都是骗他的一样,叶修磨了磨牙,静静的思考自己咬死那只树妖的机会有多大。


“没什么,有鸟而已。”


学生沉默,老师你磨牙是想要咬死那只鸟吗。


虽然说是想要咬死苏沐秋,叶修其实是有些庆幸的,还好,只是骗他的。


下次再乱骗人就弄死他。叶修一边抽烟一边这样想。


 


陶轩勒令的时间就是明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叶修今天的课被取消了。


对此,叶修倒是无所谓,只是苏沐秋竟一天没来找他。


叶修还是用酒精灯来点烟,他已经许久没有想起过过去的事了,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这九年的记忆就跟走马灯似的浮现在脑海中,叶修哑然,这九年里,几乎每一个画面都有苏沐秋。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着夜幕已至,叶修啧了一声,按灭烟头,挠了挠头发往院子里走。


嘉世校区这边看到的天空一向辽阔,这个夜晚天气很好,万里无云,如墨的夜空中星星点点的点缀着亮光,叶修慢悠悠的走到树下,伸手抚上这棵古树苍老的树皮,一时语塞。


苏沐秋坐在叶修一仰头就能看到的地方,歪着头久久的凝望着天空,手搭在膝盖上,眼睛有些无神。


“喂。”叶修喊了一声,“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就不对我说什么么。”


话落,一瞬寂静。


苏沐秋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低下头看他,站起身,含笑道:“你退后一些。”


叶修不明所以,却也乖乖的退后了几步,仰头看着树妖,心跳莫名的加快,似乎有什么情绪逐渐蔓延开。


“再退些。”不知何时起了风,苏沐秋稍长的发丝在风中起舞,衣袂轻扬,衬得他像是落入凡尘的仙人,而不是修炼千年的妖。


叶修照他说的又往后退了几步,苏沐秋笑意更深,从树枝上跳下,大概是因为是妖身的缘故吧,树妖落下的速度不快,叶修睁大了眼睛,看着树妖宛如树叶般轻轻飘落。


“阿修……”苏沐秋轻轻吻上叶修的额头,笑容温润如同初见,“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这可是,千年妖怪的祝福啊……”


叶修愣神,却见苏沐秋衣摆如同碎片般渐渐消散,叶修张了张嘴,喉咙却像梗着什么似得说不出话。


苏沐秋消散的速度越来越快,从起初的衣摆蔓延到整个身体都在慢慢的破碎,消失,那个树妖只是站在他身前,笑容不改。


“原来,那天上课时你的样子不是骗人的……”


“抱歉……不能陪你一直走下去了。”


叶修后知后觉的想要去拉住他,双手相触不过一瞬,树妖像是碎裂的镜子似的,彻底消失。


“轰!”


“永别。”


不说再见,而用永别。


树妖最后的声音和什么东西倒塌的声音重合,枫树倒塌带起的风扬起叶修的白大褂衣摆,叶修反手挡住眼睛,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另一只手伸进衣兜,想要掏出烟盒,入手确实一片空荡,这才想起刚才下楼时将烟放在了实验室里。


“……糟透了。”


 


隔日,叶修离开嘉世校区,到新成立的兴欣校区任职,休息一年,然后教科书归来。


嘉世校区的枫树在叶修离开的前一天倒下,隔日来搬树的工人们发现,枫树的树心,几乎已经被白蚁驻空。


多年后,叶修回了嘉世一趟,去那个院子里,枫树的痕迹已经被彻底抹去,叶修站在那个坑前抽了好几根烟。


之后,苏沐橙加入兴欣,叶修将一颗长势正好的枫树转栽到兴欣校区。


从此,安然度日。


 


后来,叶修不太会想起苏沐秋的面容却始终记得他的种种,叶修教授一生教出学生无数,却一生未婚,无人知原因,只有苏沐橙。


“我叫苏沐橙。”


“哥哥在十多年前跟我说了一些话,让我以后告诉你。”


“哥哥从来都没有看过我的容颜。”


叶修与苏沐橙第一次见面,在那个院子里,苏沐橙只说了三句话,叶修想了想和苏沐秋相遇的时间,树妖竟是在他们相遇那年就已经说了遗言。


    


又是多年,叶修迟暮,恍惚中似乎听到什么声音,温润如初。


“我来接你了。”



评论
热度(38)
  1. 咸鱼花信 转载了此文字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