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葉] My Jolly Sailor Bold

綠|湯裡那片薑:

嗯,我們就靜靜乾了這碗魚湯。


然後,我是碗裡那片薑(掯


另外 @深月 親愛的我等你的人魚修修啊啊啊啊啊!!!!!!!!!!!!!!!!!!!!!!!!!!!!


人魚修修來啦!!!!!!!!!!!!!!!!!!!歡迎搭配食用!!!!!!




葉修生日賀文。


ㄘ我大周葉的安利啦!!!!!!!!!!!!!!!!!!!!!!!!!!!!!!!!!!!!!!!!!!!!!!!




+ Before Reading +




人魚AU|魚湯包蛋(生子提示)|有魚有肉|歌詞摘自《My Jolly Sailor Bold》神鬼奇航4的美人魚之歌,好聽




祝親愛的葉神生日快樂。


願你與榮耀長存。




--




 


  葉修第一次醒過來的時候世界一片寧靜,眼前所見一片漆黑。他感覺自己伏在極為柔軟的物體上,又軟又暖和,渾身被包圍著感覺十分安心,於是他緩緩閉上眼睛,蜷曲著身體再度陷入了沉沉的睡眠裡。


 


  There is nothing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


 


  周澤楷的別墅裡有一個巨大的海水缸,或許該說,正是為了這個巨大的物體,他才買了這棟濱海別墅。海水缸裡頭養著色彩斑斕的海葵以及一些觀賞用的魚類,以及最最深處從來沒有開啟過的巨大貝殼。


 


  每天,別墅的主人會花上半天的時間靜靜望著海水缸,望著裡頭的小小生態圈兀自循環,雷打不動,也從不覺得無聊。


 


  做為周氏的繼承人,家族世代累積下來的財富權力足以支持他一輩子都當個花天酒地日灑千萬的紈褲子弟,但和眾人料想的不同,他嚴謹自律又聰明絕頂,他在自己所擅長的生物科技領域裡帶著一路追隨自己的團隊一次又一次帶給世界驚喜,而最新一項進展就是「人魚」。


 


  生命總是不斷演化,得到一些什麼的同時也會失去一些部份,隨著人類科技越來越進步,逐漸有人發現女性的生育率不斷下降最終幾乎趨近於零,面對人口數年年負成長的未來,除了各國政府積極宣導以外各領域的專家其實早已從人口數下降出現端倪時便已著手研究相關課題,而周澤楷所領導的團隊便是其中之一。


 


  所謂的人魚其實暫時也只是一種高度仿生子宮裝置,離傳說中那種美麗的生物離得可遠了,但在構思剛出現時,周澤楷便難得強硬地將其命名為此,而或許是因為名稱的關係,研發團隊總是不由自主地朝著那傳說中的形象進行研究,目前的發展願景已經到了讓未來人類能夠藉由這項研究得以延續下去。


 


  畢竟生命源自海洋。


 


  而周澤楷從沒向任何人提起,從小在他的夢裡就有一條人魚總是在裡頭愉快地游來游去,像火一樣絢爛的美麗魚尾總是吸引著他的目光,夢裡的觸感真實得可怕,好像他真的摸過碰過甚至親吻過,而那條人魚總是眉眼彎彎地在他周身環繞著,仗著在水裡人類不如人魚靈活時不時地戲弄他。


 


  人魚的眼睛是幽深的黑,皮膚很白,像珍珠一樣又白又潤,手形很美,整個攬在懷裡滑溜溜的,卻比海水溫度高上一點,親吻起來柔軟得令人沉迷,情動時發出的喘息甜美得使人耽溺。


 


  是的,夢裡的他和人魚相愛。


 


  而他在那些夢裡再度愛上了相同的人魚。


 


  海水缸裡的貝殼是多年前在海裡被發現的,起初打撈起它的人以為裡頭肯定有寶物,費了許多人力物力想撬開這大得不像話的貝殼,卻不知為何怎麼也打不開,只得打算賤價出售給海洋博物館作為巨大海貝的展示品,而周澤楷作為恰好路過的富家公子哥,只是摸了摸貝殼,沒說什麼便大手一揮買下了它。


 


  而他甚至為了它買下一棟濱海別墅、建了這海水缸,一養就是好多年。


 


  他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或許就是沒理由地一見鍾情,見到的第一眼就想得到、不想讓它出現在任何展示館任人狎玩觀看。他也曾經掃描過貝殼內部,但機器呈現的卻是一片莫名的漆黑,像是鏡頭被掩住了不讓看一樣。


 


  My happiness attend him.


  Wherever he may go.


 


  第二次醒過來時他感覺有些茫然,像是突然醒來又像是被人喚醒,腦海裡像是有人在呼喚他,一聲又一聲,喊著葉修。


 


  而他突然驚醒似的睜開了眼睛,或許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地,無聲地喊了小周,隨即他慢慢地舒展了下身體,身下柔軟的觸感讓他忍不住埋進去蹭了又蹭,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雙手朝上施力,讓周身環繞著緊閉的空間緩緩裂開了一點縫隙。


 


  人魚的研發終於進入了人體試驗階段,那些自願的受試者目前被改造過後初期反應身體接受度良好,只是從雙腿轉變為魚尾以及生活再也離不開水的部分還需要一些時間適應。而團隊也分出了一群人開始著手進行讓接受改造的那些人魚們得以自由轉換魚尾與雙腿的研究。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但在觀察受試者時周澤楷卻總是皺著眉頭,心裡總感覺有那裡不對,但一切報告與反應都是那麼完美無瑕。於是他壓下心裡奇異的感覺,卻還是提前離開了研究室。


 


  才回到家就收到了大驚喜。


  海水缸裡那一抹炫麗耀眼的紅霎時間就霸占了他的視線與呼吸。那是他的人魚,漆黑如墨的髮與深黑含笑的雙眸,閃耀著珍珠光澤潤白的肌膚以及火紅的魚尾,以一種極為慵懶的姿態抱著尾巴坐在海葵上頭靜靜望著他。


 


  他們隔著玻璃睇著彼此,周澤楷柔和了目光沉靜地笑了,而人魚眉眼彎彎地吐了點泡泡給他後轉身就游回自己的貝殼又躺了回去,抱著尾巴蜷縮成一團靜靜入睡。


 


  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


  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


 


  葉修睡了很久很久,再度醒來於他而言已經幾個世紀過去。近似於封印的深沉入睡讓他失去了許多曾經銘記於心的記憶,只能模模糊糊有點輪廓卻記不清,唯一近似本能理解的,僅僅只有曾經屬於自由海洋以及他曾經有個人類戀人的印象。


 


  人類擁有人魚永遠無法得到的、不滅的靈魂。


 


  他們可以不斷輪迴轉世一代又一代,重複著短暫的新生與死亡如此反覆。人魚是受了詛咒的,斷情斷愛,死亡就是永遠沉入深海永不回頭。傳說鮫人淚是人間珍寶能治百病,卻不知那對天性情感缺乏的海妖們而言同樣彌足珍貴。


 


  讓不愛說話的周澤楷養在海水缸裡的那條人魚不會說話,不過肢體語言卻頗為豐富。雖然他總是相當疲倦,清醒的時間很少,但是只要醒著而周澤楷在,他就會主動游到前面貼著玻璃眨巴著眼睛和外頭的人類互看。


 


  別墅主人嘗試著投餵了一些活海鮮,人魚偶爾會抓點魚吃,卻和原先屬於食物階級的章魚龍蝦成為了互不干擾的缸友。他們會隔著玻璃手貼著手,美麗的魚尾會隨著海水輕輕晃動,就算沒有對話也能相對著好久直到人魚撐不住了必須回貝殼睡覺為止。


 


  周澤楷不知道自己這樣算不算在談戀愛。日復一日地想要碰觸他的人魚,不想要隔著玻璃隔著空氣與水,想要真切地擁他入懷。


 


  他在人魚睡著的時候在缸外凝望著,構思著該如何改造他們的家。


 


  All for my jolly sailor.


  Until he sails home.


 


  再次醒來時葉修發現自己住的海水缸大大變了樣,還沒來得及觀察一番就讓那個坐在離自己好近的位置的人類吸走了所有的注意力,於是他主動游了過去,漂亮的尾巴在水裡劃過一道絢爛的燄色軌跡,然後他小心翼翼地蹭到了水缸邊緣,在對方的注視下緩緩探出水面。


 


  ──隨後就被抱了個滿懷。


 


  周澤楷穿著乾淨的白襯衫,袖口向上折了一兩折,領口的扣子開了兩三顆,下身穿著休閒的七分褲,難得給自己放了幾天假,趁著自家寶貝人魚關上貝殼休眠的時機徹底改造了海水缸與別墅的周澤楷推著梯子架到玻璃邊緣,然後坐在池邊靜靜等待。


 


  他的人魚果然沒讓他失望。


 


  把濕漉漉的人魚摟在懷裡,火紅的魚尾一半還泡在水裡一半已經坐上了人類大腿,人魚在人類懷裡滑溜溜地扭了扭,終於找好了姿勢才停下動作,彎著漂亮的眉眼注視著把自己抱在懷裡的俊美人類。


 


  葉修模模糊糊地想起他曾經的愛人也會這樣抱著他。


 


  人魚的手很美麗,由於生活方式更接近魚類的關係,在水裡的時候手指和手指中間會有著透明的薄膜,而離了水就會更加接近人類的手。半是迷茫半是好奇地觀察了一會兒自己似乎變得不太一樣的手,隨後才慢摸上了人類的臉龐,一點一點描摹著對方的輪廓和五官,總覺得隨著這樣的碰觸也漸漸喚醒了那些屬於自己但十分久遠以前的記憶。


 


  他的人類愛人。他們曾經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最後在面對人類壽命的極限時他們不得不別離。海底的巫妖替他施下咒語,而他帶著愛人的骸骨沉眠於他的珊瑚礁裡一睡就是幾個世紀,直至他的戀人歸來。


 


  而他醒過來便在這裡,愛人的輪廓在時間流逝裡早已模糊不清。


 


  ──你是,我的小周嗎?


 


  周澤楷看著懷裡的人魚露出了有些迷茫困惑又帶點脆弱的表情便不由自主地更加摟緊了對方,而坐在他懷裡的人魚微微瞇起眼睛看了又看,嘗試著想要發出聲音,卻只是發出了細微的氣音,而從嘴型來看似乎是ZHOU的發音。


 


  他與他夢裡的人魚生得一模一樣,夢裡的人魚同樣會喊他小周。


 


  於是他顫抖著輕聲喚了那自小縈繞在他心頭無數年的名字,「葉修……?」


 


  True love has grafted my heart.


  Give me my sailor bold.


  


  葉修只要醒著就喜歡蹭到缸邊,不一定要周澤楷陪在身邊,就只是想四處看看這個世界如今的模樣,周澤楷為此替他準備了一套豪華的放映設備,不僅可以當作尋常的電視看也能連上網路,為的就是在別墅主人不在的時候待在家裡的人魚可以不無聊。


 


  久別重逢的戀人們自然喜歡膩在一起,偶爾周澤楷會進到海水裡頭陪葉修玩一會兒,有時候則是在葉修的要求下把人魚抱出海水缸逛逛整個家。他們都忘記了許多,但沒有關係,回憶本來就是要慢慢創造的。


 


  葉修開始能慢慢地說一些話,最開始的不說話就像是沉默了太久導致的無法順利發聲,說話逐漸順暢後他也能和周澤楷說些他想起來的屬於兩個人的往事,而周澤楷總是安靜地聽,偶爾附和幾聲,然後偶爾他會說說自己在外頭的工作。


 


  第一次知道周澤楷在製造人魚的時候葉修愣了好久,最終回過神時才對著面露擔憂的戀人搖搖頭,抬起手溫柔地摸了摸人類帥氣的臉龐,「那時候,他們認為人魚是不祥的徵兆。」


 


  沿著白皙的指尖逐個親吻,周澤楷把人魚摟在懷裡順手摸了摸魚尾光滑冷涼的鱗片,「葉修很好。」


 


  敏感的尾巴顫了顫,葉修彎著眉眼輕輕笑開,反著蹭了蹭年輕的人類戀人,隨口科普了下,「人魚的確是能下崽,不過雄性要懷比較有難度。」


 


  人工和天然畢竟還是有差,不過來自人魚的意見與經驗談的確讓周澤楷的思路清晰了不少,也因此他們的研究進展快了許多,但在如何讓魚尾與雙腿自由切換的項目卻讓研究團隊傷透了腦筋。


 


  不過由於研究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要改善人類生育率下降的問題,就算無法憑著自由意志轉換魚尾與腿也沒有關係,但做為總負責人的周澤楷卻相當堅持要找出方法,每天盯著資料計算著種種可能。


 


  葉修自然也感覺到戀人不知為何顯得有些挫敗的情緒,下身泡在水裡上身趴在周澤楷腿上,頑皮地用尾巴拍打水面激起小小的浪花潑溼周澤楷,然後睜著雙漂亮的黑眼睛望著人類戀人。


 


  周澤楷知道這是葉修讓他說說話的表示。


 


  於是他努力一個詞一個詞拼湊著說,他說想帶葉修出去,想找出能把尾巴變成腿的方法,不想把他困在這裡,想讓他更加自由、無拘無束。


 


  「……這些東西都困不住我,親愛的。」葉修聽了只是笑,撐起身子主動親了他可愛又帥氣的戀人,然後他看著因為自己親暱的稱呼而暈紅了一張臉的青年,心情更加愉快,「這裡唯一能困住我的只有你。」


 


  語言上被狠狠調戲了一把的周澤楷只得紅著張俊臉羞赧又霸道地把人魚抱進懷裡親了又親,然後被樂呵呵的人魚一個巧勁輕鬆拉進水裡滾來滾去,翻起好大一片浪花。


 


  To my tender bosom.


  I'll press my jolly tar.


 


  後來葉修還是主動坦承了自己本來就能在陸地上自由的切換尾巴和雙腿,只是他不喜歡用腳走路,嫌感覺太詭異,而周澤楷也就由著他,想要用尾巴他就抱著他走,想用腿了他就陪著他慢慢走。


 


  人魚的研究很順利,經過幾年不懈努力,人類的生育率已經有了顯著的提升,雖然在改造人魚部分關於魚尾與雙腿間切換的問題依舊無法完美解決,值得慶幸的是出生就是小人魚的寶寶們在長到一定歲數後就能自由選擇切換魚尾還是雙腿,而出生時還是擁有雙腿的寶寶們則是更多的繼承了做為人類的部分,若想成為人魚則是要到成年以後接受手術。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而作為這項跨時代技術主要負責人的周澤楷則是安心地把研究中心交給他的團隊成員們繼續努力,自己則將大部分時間留給他的愛人。


 


  葉修對於出現在人類面前並不反感,但也不是非常熱衷。最近他迷上了玩遊戲,常常兩人的相處模式就是葉修倚在周澤楷身上手裡抓著握把操縱遊戲裡的人物上竄下跳,他目不轉睛地看螢幕,而周澤楷看他。


 


  有時看著看著覺得自己受到冷落的人類手就會不安份地摸上那條火紅的尾巴,不太用來說話的唇也會輕輕貼上人魚冷涼的肌膚,帶著人類特有的滾燙熱度一點點熨著吻著,從敏感的耳後開始細細啄吻,人魚的耳朵極為敏感,在水裡時會整個像是羽翼延展開來,離水時則會像手部變化一樣轉變為人類圓潤的耳形。


 


  每當親吻落到脖頸時葉修就會掙扎似地扭起身子妄想逃脫,卻被早有預料的人類給抓得牢牢的,然後他會強撐著不死心地想再多玩幾分鐘,嚶嚶嚀嚀地扭動著像是離水的魚──雖然事實上他也的確是離水的魚──而他的人類戀人會把他整個攬進懷裡捧著臉細細密密地親,直到他被親得完全找不著東西南北也再也握不住遊戲握把後,軟綿綿的人魚會被人類打橫抱起,帶到不遠處的溫水池裡。


 


  一開始葉修還不明白已經有海水缸了怎麼還另外擴建了這個溫水池子,直到他讓周澤楷壓在裡頭狠狠要了幾回以後才徹底明白這池子的用途。其實溫度適中的水對人魚而言還是挺舒服的,只是進了池子就總得腰痠背疼的出來讓葉修每每看見那池子就總是有些微的牴觸,但以人類與人魚的交合而言,溫水池畢竟是個較為合適的選擇。


 


  被放進溫水池裡的人魚在水裡緩緩擺動著美麗的魚尾,軟綿綿地靠著階梯式的池邊朝著一旁正脫著衣服的戀人伸出手,周澤楷俐落地襯衫釦子整排直接扯開,還穿著褲子就這麼下了




  Fin.


  肉在尾巴那兒,找找就有了真的(真誠

评论
热度(66)
  1. 咸鱼綠綠 转载了此文字
  2. 妤妤綠綠 转载了此文字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