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那年夏天,你还记得吗? cp:伞修、叶修中心

零澈_存在为了苏叶神:

那年夏天,你还记得吗? #全职伞修、叶修中心


*虐向。


*搭配BGM:时间煮雨


 


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


 


叶修清楚的记得,当初和苏家兄妹在网吧的相遇。


他也清楚的记得,他们三人每天一起相处的日子。


他甚至连他们三人一同许下的约定都还记得仔细。


只是他渐渐的发现,他有些忆不起,


那令他日夜思念的脸庞。



你年少掌心的梦话,依然紧握着吗?


今天的叶修依旧操作着君莫笑,在荣耀里抢boss。


他熟练的每个敲键动作优雅、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美得连唐柔都说:「就像在弹琴一样。要是叶修也可以这么温柔的对待钢琴。」


然而……


「叶修你怎么了?」苏沐橙从叶修身后走过,就见屏幕上得君莫笑停在林中一动也不动,就如同他现在的操作者一样。


叶修就这么呆坐在计算机前面,那令人称说最白皙诱人、骨节分明的双手就放在键盘上,没有其他动作。


「叶修?」苏沐橙再次呼喊道。这样的叶修怪怪的,怎么叫都没反应呢?


「……怎么了吗?沐橙。」只见叶修的身体轻晃了一下才回头看着苏沐橙,本来就有些懒散的神态,却因为双瞳有些失焦似的更为颓废。


「你怎么啦?叫了你都不回呢。」苏沐橙也没有马上离开,他就这么盯着叶修看上几秒。


「没甚么啊,别盯着哥看。让人以为你要对我唱征服了呢呵呵。」语毕,叶修转过身继续操作起君莫笑,苏沐橙也只是嗯了一声,拍了拍叶修的背便转身离开。


直到她走远了,叶修才停下规律的敲击声。


 


就在刚才,他看着眼前的君莫笑,内心只充满了一个疑问。


 


「这是甚么?」



云翻涌成夏,眼泪被岁月蒸发。


他今晚做梦了,梦到了十年前的自己和苏家兄妹。


三人在回家路上打闹着,有时路边橱窗内的东西太可爱,总会让苏沐橙停下脚步,看上个五分钟,这时叶修和苏沐秋就不会去打扰自家妹妹,两人反而到一旁聊着荣耀。


有一次,苏沐橙很喜欢店铺里的饰品却不敢和苏沐秋说的时候,总在那待上十分钟。


叶修和苏沐秋也如平时就在外头晃着。


「欸你也体谅一下人家小女生的心情行不?」叶修那时推了推苏沐秋的肩膀。


「甚么体谅?我们没跟进去不就体谅了吗?」苏沐秋一脸诧异。他可是很疼妹妹的人,怎么不体谅沐橙了?!


「你看沐橙盯着那项链,你看那水灵灵的大眼都要掉在摆饰台上了,你还不打算花这笔钱给她买?」叶修轻笑着。


「……沐橙的生日快到了。」


「Yoooooooooo~看不出来嘛苏哥哥,原来有在盘算啊?心真脏呢。」


「用得着你在这边只会出张嘴吗?」


「不然我和你对半付,就当作我这个当哥的也顺便送她吧!」叶修觉得这主意挺好的。


「滚边去,你哪门子得资格当可爱的沐橙的哥啊?」就只能当他大嫂。


 


那时候,苏沐秋早就爱上叶修了。


 


直到苏沐橙的生日到来,苏沐秋将他和叶修合买的礼物奉上妹妹的手中时,同时也将对戒递给了叶修。


「这甚么?」叶修盯着那枚银色的戒指。身边的妹子早就开心得不理他们两个了,丝毫没注意到这边的气氛。


「戒指。」


「你废话吗?我是说你哪来的钱买这东西?买给我干嘛?」叶修盯着手掌中看起来颇昂贵的银戒,又看向苏沐秋的左无名指。


 


呵呵,另一枚款式相近的就在那儿呢。


 


「我喜欢你。」苏沐秋轻柔的拉过叶修的左手。他以前很少这么温柔的对叶修。


都是男人嘛,哪需要甚么温柔呢?但是这是他第一次,苏沐秋第一次觉得叶修需要他温柔呵护。


怎么怪恶心的呢?苏沐秋心想。


「叶修,我喜欢你。」他拿起叶修手掌中的戒指,缓缓得套上修长的手指。


「你的回答呢?」


 


泥煤都套上来了才问回答?先斩后奏呢苏大大。


 


「呵呵,天凉了,该让苏大大破产了。」


「不要紧,我要让全世界知道,我苏沐秋被你承包了。」


 


我爱你。


这条路上的你我她,有谁迷路了吗?


「苏沐秋,你说要让全世界看到散人绝逼得屌啊……梦想还没实现呢,走哪呢?」


苏沐橙哭泣的声音和落雨声交织成无奈的咏叹调。


「不是要让全世界知道,你被我承包了吗?」


叶修哭不出来,他还不想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其实你让我承包的,只是咱们的回忆吧?」


 


这条路上的你我她……


喂、你迷路到哪去了?


我和沐橙都还在等你呢。



我们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就算与时间为敌,就算与全世界背离。


叶修整整一个月没有说话。


苏沐秋的死,成为了他一生的痛。


他为了苏沐橙,和嘉世正式签订合约,有时候陶轩会来找他,要他别再钻牛角尖了。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苏沐秋,你的路,为什么在半路被截断了?


叶修总会盯着银色的戒指,思绪飘渺。


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走完荣耀的路途?


叶修不能说出口,因为他还不能倒下。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因为我答应你,绝对要在未来的荣耀中,刮起腥风血雨。



风吹亮雪花,
吹白我们的头发。


 


叶修最近发呆的次数变多了,这是兴欣每个人都发现的事情。


甚至是在荣耀打副本时也曾有几次傻掉。


一群人围着叶修,眼神充满暴戾。


 


今天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


「叶修你最近有心事吗?」陈果一脸大姐姐模样,想要套出话。


「老板娘你别这副模样。挺像贿赂的大妈似的。」一句话KO。


「老叶来跟烟呗?」魏琛递出烟。


「老魏你上道啊。」然后没了下文。


 


「老叶老叶你看我真诚的大眼!」


「唉唷破坏死光啊。」依旧嘲讽。


 


每个人都试着想要套话,却怎么样也被句点。


 


「叶修,你怎么了?」苏沐橙在一旁也看累了,只好自己开口。


「没怎么啊。」


「你……最近心情不好?」


「怎么会?我抢BOSS抢的可开心了。」


「那……难道哥哥的事,你就那么糟心?」苏沐橙想不到其他会让叶修心烦的事了。


只见叶修愣愣得盯着她看,过了数秒才缓缓开口。


 


「沐橙……」


「你哥、叫甚么名字……去了?」说出的话语,充满颤抖。



当初说一起闯天下,
你们还记得吗?


叶修失忆了。


正确来说,患上了类似解离性失忆的症状。


兴欣众人担心的望着沙发上的叶修,十双视线朝他齐射。


「够了够了,哥没事。你们快去练习吧!」叶修被禁止使用计算机,医生要他最近试着找找病原,并且看一些过去的照片帮助回忆。


 


病原甚么的,我哪知啊……


叶修嘟囔着。


 


那时他开口问苏沐橙得时候,众人都吓坏了。


特别是苏沐橙。


 


「叶修,你不要这样。哥哥很对不起你,你不要这样忘记他,他会很担心你。」一直以来把自己练得坚强的女孩,居然在叶修的停顿下,眼泪希哩哗啦的落下。


 


他盯着被写满名字的手,兴欣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名字和账号卡名称都写了上去。


甚至觉得自己绘画不错的,还替众人画了一些特征。


深怕叶修下一刻就走过来问:你们是谁?


叶修自己到是没甚么感觉,只是一直盯着苏沐橙写上去并且加以描述的字。


 


「苏沐秋,男,年龄和你一样。大概十年前相遇的,苏沐橙的哥哥,叶修的恋人。你是叶修。苏沐秋长得很帅,跟苏沐橙长得很像,你左边的口袋里面有三个人的照片,照片是在苏沐橙生日时照的,那时苏沐秋送她项链,也向叶修告白,并且送叶修对戒。你是叶修。」


叶修看着占了手臂一大片的文字,内心无言以对。


 


算了,他们开心就好。



那一年盛夏,
心愿许的无限大。
我们手拉手也成舟,
划过悲伤河流。


渐渐的,叶修记不起来的事情有点多了。


有时候会盯着小乔问:你是莫凡吗?


甚至会对苏沐橙喊:安文逸过来一下。


 


兴欣的众人并不会因此而厌烦叶修,然而陈果最近哭泣的次数变多了。


医生说要是找不出心理的问题,那这病一辈子也治不好。


苏沐橙好想问医生,这究竟是失忆?还是相思?


 


然而,叶修却永远记得一个人。


「我跟你们说,那时候我连赢他三场,他死也不肯承认。」


「可逗了。他现在还欠我那时的赌约,都不知道那家伙消失到哪里去了。」


从苏沐橙得口中可以确定,叶修说的是苏沐秋。


但是叶修总是没提这三个字,大概是忘了。


 


他们请叶秋过来看他哥哥,当叶秋到了现场的时候,看到他哥,当下落泪了。


「混蛋哥哥!你到底想怎样!」叶秋直接冲过去抱住叶修,直蹭着他的脖子。


「笨蛋弟弟,你哥我还记得你。」解离性失忆,就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后的事情渐渐忘却。


叶修还记得叶秋也算情有可原的。


「那你不记得你最爱的荣耀了吗?!」这是叶秋第一次这么希望他哥推开他跑去打荣耀。


「荣耀……啊、对呢。我的却邪呢?」记忆错乱,也是其症状之一。


 


「我说,你是谁呢?」那时叶修又顿了顿,才开口,叶秋又哭了。


 



你曾说过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现在我想问问你,是否只是童言无忌?


兴欣将整件事情告诉了职业群的选手,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甚至承受这事实。


「那叶修会怎样啊?!你们快说叶修他这样下去会怎么样,这样他不就忘记了荣耀忘记自己是斗神忘记了君莫笑忘记了他拥有的一切啊!」黄少天刷屏刷的凶,但没有一个人制止他。


「这也不是叶修愿意的……」


「吶、小周,这几天和经理请个假,去探望一下叶神吧!」江波涛说出了每个人的心声。


「已经、请了。」而轮回队长永远都以行动力著名。


「票买好了。」「队长队长队长队长我们也请假去看看叶不修吧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拚赢了手速。


 


叶修,我们不会允许你就这么先离开荣耀。


你还有很多传奇还没有创造。


 


*


叶修最近做了梦。


梦到他和一个男人过得很幸福,他记不清对方的长相,但他知道那人的脸蛋令人羡慕。


「叶修,我们接下来会在一起,然后虐杀荣耀里的菜鸟!」


「苏大大你可不要脸?虐杀菜鸟你还开心呢呵呵。」


「那当然。只要和你在一起,又怎么会不幸福?」


「挺会说话的,给你一个波。」


「谢皇后娘娘赏赐!」


「呵呵平身。」


 


好多好多属于他们之间的回忆,都在他梦醒的时候。


甚么都没有了。


 


「苏……沐秋?」


 



天真岁月不忍欺,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大雪求你别抹去,我们在一起的痕迹。


 


职业选手们都聚到兴欣,这将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叶修。


叶秋决定要带他哥去国外接受心理治疗。


他没办法看着他哥忘记荣耀的事情,那样才不是他的混蛋哥哥。


「等到想起关于荣耀的事情,我就会带他回来了。」叶秋说。


叶修坐在沙发上,表情依旧嘲讽,然而陌生的眼神让其他人都知道,叶修忘了他们。


此时,叶修拿起一旁的小本子,看着上头的叙述,一个一个人指着念名字。


「那个是王杰希我知道,大小眼嘛,好记。」


「唉唷这钱包脸太难忘了,老韩呀!」


「欸话唠是哪个?不讲话的话有点难记呢。」「叶修你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还敢说你忘了你根本就是嘲讽人……」「喔我见识到话唠了。」


「手残?心脏?哪个呢?」喻文州实在有点不想承认是自己呢呵呵。


「第一脸皮?口残?那边的是小周吗?」叶修指了指周泽楷。


「前辈……」「队长的意思是他就是小周,前辈你没事吗?」看周泽楷欲言又止,江波涛帮忙开口。


「所以你就是小江啦?技能小周语点满的。」


整场对话就是叶修一直认人。


「很好。」最后叶修放下手中的小本子,勾起一抹生无可恋的笑容。


「这样哥就可以安心的去养病了。」


 


「荣耀,就交给你们啦!」



大雪也无法抹去 我们给彼此的印记


叶秋看向叶修靠在椅子上望向窗边。


他们正在飞机上,特别订了头等舱,就是不想让叶修被打扰。


「哥……」


「甚么事呢?小秋秋。」


「叫谁小秋秋啊!」


「哥,这样真的好吗?」


「挺好的挺好的,就这样去养病吧!」叶修笑道。


 


叶秋跟着自家哥哥跟习惯了,他的一举一动,甚至都能透过双胞胎才特有的心电感应感受到。


叶修确实病了,只是不是失忆症。


 


「你连爸妈都没说。」


「你不是帮我跟爸妈说了吗?跑去当面告别只会徒惹一地伤悲呢。」


「哥,你这样是想让我一直看你然后难过啊?」


「不然你等等就打飞机回去吧,我一个人在那养病就是了。」


「要是之后没机会回去看爸妈怎么办?」


「就合着那么办吧。解离失忆症里头有一个设定是这样的,找到新的人格,在新的环境过上新的生活。就这个宣称吧,挺好的。」


「哥,我不想看你死……」


「……傻弟弟,我不会在你面前死的。」


「合着你这是要在我回去探望爸妈时离开这世界吗?!混蛋哥哥!」


「呵呵。」


 


兄弟俩便安静了下来,叶秋拉着叶修的手,死死得握着。


「哥,中期还有得救的。」


「我知道。」


「你一定要撑下去。」


「哥在那演戏都撑住了,何况现在呢?」


「亏你肺癌中期还可以撑住!多苦命啊!」


「别那么大声呢真是……吵到人了。」


 


叶修用力得回握叶秋的手,勾起一抹笑容。


 


「要是我最后真的走了,晚些再告诉爸妈啊。」


「你一定会没事的。」


「秋秋说得算,但是说真的,要是我真的走了,后事也得麻烦你了。」


 


「把我,埋在苏沐秋那吧!」


叶秋是少数知道叶修和苏沐秋关系的人。只见叶秋死咬着下唇,含着泪点了点头。


叶修才将没握着那只手拍上叶秋的头上。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谢谢你啊、笨蛋弟弟。」


「你才是呢,混蛋哥哥。」


 



今夕何夕,青草离离。
明月夜送君千里。
等来年,秋风起。


 


叶修/哥哥,你一定要撑下去。


整个荣耀,都还等着你回去。


 


*


 


 


「叶修,你怎么躺在这?」


「沐……秋?」


「这里会着凉的,走了。回家吧!」


 


你望着伸向你的那只手,掌中的茧是你夜晚摸着熟悉的触感。


那人带着耀眼的笑容,是你每晚所眷恋的。


你勾起嘴角。


「是啊、回家吧!」


 


等来年,秋风起。


----------Fin:5000

评论
热度(114)
  1. 咸鱼零澈_存在为了苏叶神 转载了此文字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