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如果他变成回忆(一发完)

泠七:

#这篇文码了四个多小时


 
#因为写的太久,逻辑乱脑子一团浆糊有什么bug或者问题欢迎提出。


 
#其他……没有什么了


全部目录


————————————————————


 


世邀赛后,一切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叶修回了B市,各大战队也紧张地筹备着即将到来的十一季赛。


 


兴欣战队
 
 


“诶云秀我觉得那个结局真的好让人失望……”苏沐橙靠在窗边跟楚云秀煲着电话粥,傍晚的H市褪去了白日的炎热,夕阳西下的意境给这个人间天堂增添了几分韵味。“其实我觉得吧那个女……”苏沐橙突然顿住了,她的心脏刚刚猛烈地一跳,就像是突然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


  


“怎么了沐橙?”电话那头楚云秀见苏沐橙突然没了声疑惑问道


 


“没事儿,我们继续说啊…”
 
 


“沐沐,你的电话!”唐柔拿着无线电话走过来“你煲了一小时电话粥,别人都打兴欣来了。”
 
 


“诶云秀你稍微等等。”苏沐橙把手机搁窗台上没有挂断,接过唐柔手里的电话“喂我是苏沐橙请问哪位?”


 


“我是叶秋。”电话那头传来略喑哑的男声,带着疲惫的语气。
 
 


“叶秋?”苏沐橙疑惑,叶秋怎么会给她打电话“是叶修有什么什么事儿吗?”
 
 


“他在ICU,你快来吧,市医院,见他最后一面。”叶秋说完还不等苏沐橙反应就挂断了电话,ICU……这三个字母对苏沐橙来说简直就是魔咒,她最后的亲人,就在那里离去。
 
 


“什么……叶秋!叶秋!叶修他怎么了!喂!喂!”苏沐橙反应过来说话都在颤抖,疯狂地抓着电话质问已经听不到的人,传给她的只有嘟嘟的忙音。


 


唐柔见苏沐橙这失态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抓住浑身颤抖的苏沐橙“沐沐你怎么了,别激动,叶修怎么了?”


 
 
苏沐橙回过神来推开唐柔冲向电脑“机票…机票…”


  


兴欣众人也被苏沐橙大喊的动静闹了过来,方锐看着电脑前魔怔的苏沐橙也是呆了一下“苏妹子你这是怎么了?”陈果注意到苏沐橙按着鼠标的手都在颤抖连忙过去揽着苏沐橙的肩“沐沐你怎么了?别吓我…”
 
 


“喂……喂…沐橙…喂…”唐柔听到苏沐橙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接起电话。


 
 
“我是唐柔,刚刚沐沐接了个电话现在情绪很激动似乎和叶修有关。”唐柔心里也有着不好的预感“我似乎……听到了什么ICU……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什么?!ICU?叶修?!”楚云秀也听到了苏沐橙刚刚那激动的大喊,她自然了解自己的闺蜜,能让苏沐橙如此失态的,估计除了叶修也没别人了。


 
 
“叶修,叶修他……”苏沐橙说话都语无伦次“我要去B市!”苏沐橙冲向房间胡乱抓了把钱带上身份证就往外冲,留下一群不明所以的人。


  


“老叶他怎么了?”方锐听到叶修的名字也有点慌。


  


“似乎…叶修出事了,在ICU…我也没听清”唯一了解一点事情经过的唐柔开口。
 
 


“什么?!”方锐这下是跳起来了。“老板娘你查查苏沐橙刚刚订的哪班机票,帮我订一张。”


  


“可是我们现在事情还没了解清楚…”安文逸冷静地说。


  


“放屁,你们谁看到过苏沐橙那么失态的样子!快,老板娘帮我订一张!”方锐觉得心里不安越来越大,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爆了粗口。


 
 
“不如一起去?”唐柔提议。
 
 


“最近的航班,只有最后一张票了。”陈果皱眉。


 


方锐此时已经拿好东西从房间出来了,“订好了吗?”
 
 


“你的身份证?”


  


方锐皱眉直接冲到电脑旁大爆手速弄好了一切和苏沐橙一样转身冲了出去。


  


楚云秀这边也觉得有点不安,连忙打电话给王杰希,结果王杰希没接。她跑到电脑旁去看QQ发现王杰希也没在线。于是打开职业选手群


  


风城烟雨:王杰希在吗?你们谁有他的隐身可见!快!急事!
 
 


夜雨声烦:咦咦咦,你这么急找王杰希干什么,你们烟雨打算和微草打架?


  


风城烟雨:叶修出事了,你们谁在B市也行。


  


大漠孤烟:什么?!
 
 


一叶之秋:叶修?


 
 
一枪穿云:???


  


木恩:我马上去找队长。
 
 


夜雨声烦:等等楚云秀你先说清楚叶修出了什么事!
 
 


风城烟雨:说不清楚我也不太了解!刚刚沐橙在跟我打电话然后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后就情绪十分失控就跑了手机都没拿,听兴欣唐柔说似乎是什么ICU,这不是我在找王杰希吗!


  


百花缭乱:别开玩笑,ICU……我去找大孙。


  


大漠孤烟:我去B市。


 
 
索克萨尔:少天订机票。


 


………
 
 


王杰希听到高英杰给自己描述后也是一阵心惊,无奈叶修没有手机,完全联系不上。“我给苏沐橙打电话。”


 
 


“队长,听说苏沐橙也没带手机。”


 
 


王杰希沉思,他现在心如擂鼓,ICU是什么?重症监护室,在那里的人多半都是半条腿踏进了鬼门关。希望只是个误会……


 
 


“我去市医院看看,这样…你们分别去其他大型医院问问有没有一个叫叶修的病人,我觉得在市医院的可能性比较大。”王杰希虽然有些慌但脑子还是清醒的,没有确定情况谁也不知道叶修到底有没有事。


 
 


苏沐橙和方锐在机场还是碰到了,两人下飞机后疯狂地往市医院赶。


 
 


“他那边怎么说?”方锐语气很不冷静。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就听到ICU市医院…我…真的不知道…”苏沐橙要哭出来的样子,越接近,越害怕。


 
 


两人下车后一路狂奔终于到了重症监护室楼层,此刻他们反而有些不敢走进去。


 
 


“苏沐橙,方锐。”先一步到穿着消毒服的王杰希看到了他们淡淡开口叫了一句。


 
 


苏沐橙瞬间扑过去抓住王杰希的胳膊“叶修他怎么了?!”


 
 


王杰希不说话,只是把目光放在了旁边的玻璃窗上。苏沐橙透过玻璃窗,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叶秋,还有躺在床上的叶修。苏沐橙终于忍不住,泪水大颗大颗地落下。怎么会呢,世邀赛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几周没见就躺在这个鬼地方呢,骗人的吧……


 
 


苏沐橙对医院有很强烈的厌恶感,特别是那些冰冷的仪器,当年,她的哥哥就是在那堆仪器下离去,旁边呈直线的心电图残忍地告诉她她最后一个亲人离开的事实。


 
 


“叶修……叶修…”苏沐橙捂住嘴,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她怕吵到里面睡着的人。


 
 


叶秋走了出来,消瘦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连一丝安慰的笑容都没有挂上去的心情。“在苏黎世回来后,就检查出来了,肺癌晚期。”叶秋开口,一点修饰词都舍不得用上,告诉他们这个残酷的事实。


 
 


“怎么会,他在苏黎世都好好的…”王杰希不可置信。


 
 


“怎么会?”叶秋冷笑“你们不是都很关心他吗,不是都很爱他吗,肺癌这么明显的症状你们都看不出来?!”叶秋情绪有些失控。


 
 


“难怪…”方锐喃喃“老叶在苏黎世都抽烟少了,我还以为……”


 
 


“你以为?”叶秋咬牙“以为就能救他了吗!”其实不怪叶秋情绪失控,如果你最爱的人生死未卜,没谁能够冷静。


 
 


这时黄少天喻文州在王杰希的联系后也赶到了医院“哎我说老叶你不是好好的吗,吓死我了你知道吗,骗我好玩儿吗简直我说你……”黄少天看站着的叶秋忍不住舒了口气,一路上提心吊胆话都没怎么说,生怕叶修有什么意外,此时他说话的声音都有种死里逃生的颤抖。


 
 


“少天,他不是叶修。”喻文州冷静地看出了这个表情冰冷的男人绝对不会是叶修。


 
 


“什…什么”黄少天脑子没转过来。


 
 


两人走到病房前才看到里面躺着的人,对,这不是叶修。他们最爱的叶修,在里面躺着呢。那个强大如佛神般的男人,此刻居然在病床上躺着,身上插满了管子和各种仪器。


 
 


“开…开玩笑吧”黄少天有些结巴,他现在只希望有人能告诉他这不是真的,摇醒他问他又在做什么梦了。


 
 


终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身着消毒服赶到了。轮回周泽楷孙翔,霸图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还有义斩的孙哲平。叶秋看了一群人最后什么都没说再次走进了病房。


 
 


周泽楷向前一步想要问什么被王杰希拦下,王杰希冲他摇了摇头。“前辈他?”


 
 


“肺癌晚期……”不知道是谁说出了这个残忍的答案。


 
 


孙翔觉得自己脸部表情都僵了“谁说的开什么玩笑,叶修那人能得肺癌?”


 
 


其余人沉默,他们在路上都听王杰希说了。此时这里明明有十多个人,却保持着谜一样的沉默。


 
 


先是苏沐橙的哭声响起,众人才回过神来,一摸脸上,竟然全是泪水。


 
 



 
 


韩文清还记得十年前刚认识叶修的时候,他跟他在网游中开打,最后还被爆了装备。韩文清当时觉得十分憋屈,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技不如人。在叶修问他要不要他的装备时,他很有骨气地回答不要。只是没想到他们俩人,一斗就是十年。


 
 


叶修,十年了,我都还没走,你怎么突然就要放弃了呢。果然还是那么没出息。韩文清想起第一季赛嘉世夺得冠军的时候,他在黑暗的职业选手通道看到一点点火星,走过去看到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老成地抽着烟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哟,老韩。”这个声音不会错了,那个在网游里总是和自己对着干的叶秋,在刚刚才抢了他冠军的叶秋。


 
 


“才多大就抽烟!”韩文清走过去把烟从叶修指尖夺过来摁熄在旁边垃圾桶上,他看到叶修那双极其漂亮的手,忍不住想造物主真是偏心。叶修咯咯咯地笑起来,年轻的他笑得那么无拘无束,眼睛里盛满了星光。


 
 


十年后,他还是那副样子,岁月的摧残也没能磨灭他眼里的星光与对荣耀的热爱。叶修,你怎么就被病魔压垮了呢,我还以为你真的无人能敌。怎么不起来再和我一战,这次无论是爆了武器还是什么银装,我都给你……


 
 


最后你没有输给任何人,却输给了自己。懦夫。韩文清忍住了眼睛的酸涩看着躺着的人,突然想笑,不知道是笑自己还是笑叶修。懦夫是他才对吧,这份感情,他居然躲躲藏藏了十年,最后也没能说出口。韩文清彻彻底底地败给了叶修。


 
 



 
 


张佳乐其实一直很讨厌叶修。第二季赛他抱着满满的热情去参加战队,可惜叶修就给了他当头一棒。那时他还叫叶秋。张佳乐那时还年轻气盛,受到了这样的打击难免会有一番失落与不甘。结束后悄悄躲在角落把眼泪抹干净才走出去,正好碰到了被吴雪峰逮住抽烟的叶秋。


 
 


叶秋当时烟被收了一副很不满的样子,撇着嘴往回走。明明张佳乐从来没见过他,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叶秋。那么令人讨厌的气质,只有他才有了。


 
 


叶秋也注意到了他,转头一副很熟的样子乐呵呵地对他说“你是张佳乐对吧,哎输了不要紧,虽然下一个冠军还是我们的。诶,哭了没?”


 
 


果然吧你看,说话也这么让人讨厌。吴雪峰无奈地提起叶秋的领子拉到一边对张佳乐歉意地笑笑。张佳乐礼貌地回应了吴雪峰后死死地盯着他身后那个吊儿郎当的人,一叶之秋,刚刚打败他们的人。张佳乐重重地哼了一声就走了。


 
 


没想到到现在他也没能打败这个讨厌的人。叶修你果然很讨厌啊,让这么多人为你担心难过。让你平时少抽烟你怎么不听呢,明明比我年纪大却跟个小孩子一样。我最讨厌这种人了,但为什么看到你受罪还是这么难过。心里就像是一团湿了水的海绵,沉重让人窒息。我这人怎么这么犯贱,在讨厌你的时候,又忍不住承认我爱你。哪怕我是万年老二,也只愿意你做我的第一。


 
 



 
 


黄少天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叶修的。大概在他还叫叶秋的时候。他明白自己的心意后就特别坦然,他没有磨磨唧唧什么的。他身为一个机会主义者,自然要把握好一切机会。尽管叶修是他的前辈,但是他却没有一点前辈的样子。他这个样子也让黄少天有了多接触他的机会。


 
 


他记忆尤新的那个晚上,他裹得跟个粽子一样去了兴欣网吧。当时他是什么心情呢,大概就是庆幸吧,叶修居然第一时间联系了他而不是其他人。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信任。能有叶修这份信任,他知道他在叶修心里的位置大概和其他人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同的。


 
 


当时他坐在兴欣A区那个黑不拉几的地方,啃着一包榨菜刷着一个叫埋骨之地的副本。而叶修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快要偷笑出来。听到他退役的消息他当时慌了,任何方式也联系不上那个叫叶秋的人,他怕他就这样突然消失再也不见。幸好他还在……


 
 


可是现在,他又要走了。这个人怎么这么狠心呢,离开了一次又要离开。而且这次还是永久,早知道就不去帮他刷副本了,让他看着那记录哭去。但现在想哭的是自己啊,他把握了再多的时机,却逃不过命运二字。叶修你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我呢,就像是以前我们拌嘴一样。以前我总想着老了以后啊,咱们坐在树荫下面,我再也说不动那么多垃圾话了,而你脑子也转不得那么快了。但我们还是爱互相噎对方,虽然每次都是我输,可是我却心甘情愿,在你面前输掉一辈子。


 
 



 
 


喻文州在训练营还是吊尾车,许多人都看不起他,觉得他总有一天被淘汰。喻文州也怕,怕有一天魏队对他说,你不适合这里,离开吧。所以他每天都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用自己的方法去努力。


 
 


那时候联盟还没有现在这么多职业选手,几个队长之间关系都很好。叶修有几次也不嫌麻烦跑到魏琛这里来蹭烟。魏琛也是拿他没办法,两人经常在蓝雨打得鸡飞狗跳,原因多半是因为一包烟。


 
 


有一次叶修抽完了从魏琛那里搜刮来的一支烟心满意足地往回走,看到了独自一人还在训练的喻文州。喻文州没有察觉到,直到最后他输掉了叶修才开口“哟,纵观大局的能力很强啊!就是手速太慢了。”喻文州被突然出现的叶修吓得一惊,不过立马反应过来“前辈好。”


 
 


叶修毫不在意地挥挥手,“你看你这里…对就这里你不觉得你应该…”叶修二话不说直接调出刚刚他比赛的录像细心地指导起来。喻文州有些呆愣,叶修这种大神,怎么会来指导他这个吊尾车呢。喻文州看着叶修的侧脸有些走神。叶修也发现了喻文州心不在焉忍不住伸手敲了敲他脑袋“好好听着,荣耀教科书给你上课还不收费呢你还不好好听。得叫你们魏队好好谢谢我!”喻文州回过神来说了句抱歉就认真听了起来。


 
 


这是个很温柔的人吧,喻文州这样想着。然后这个想法就持续了七年。从那天后喻文州就期待着叶修会不会又来蓝雨,他看出了队友黄少天对叶修的心思,可是他没有说破。他没有像黄少天那样的直率与勇气,那就用自己的方式吧,就像荣耀一样。


 
 


只是还没来得及,还没来得及…叶修就躺在了这儿。当初那个吊尾车如今也终于撑起了一片天,叶修,你看到了吧。你总爱说我心脏,可是谁能比得过你。来了又走来了又走,恨不得把联盟掀起一番血腥风雨。你做到了,同时你在我的心里也是掀起了同样的惊涛骇浪。你对谁都那么温柔能不能对自己温柔一点呢。叶修你如此聪明我却觉得全世界最傻的人就是你,但谁让我爱上了一个傻逼。


 
 



 
 


周泽楷从小就沉默寡言,他想过改却没能做到索性就不管。总有漂亮的小女孩给他送巧克力,总有老师宠爱他。可是自从他看到了一叶之秋在比赛场上的表现时,他觉得那是他看到的最美的画面。


 
 


因此他踏上了荣耀这条路,他努力着努力着。再努力一点,就可以靠那个人更近。都说周泽楷天资聪慧,是无解的枪王。但是没有人能比周泽楷自己更清楚他到底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第十季赛全明星赛上,主持拿着话筒来采访他时叶修帮他抢答了,周泽楷呆呆地望着叶修。前辈为什么要帮他回答呢,是好玩?还是,其他什么?第二个问题,又被叶修抢答了。在主持人抓狂的时候,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周泽楷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开心的弧度。其实,前辈说的也是实话啊。


 
 


那个总爱闹腾的前辈,现在也不闹了。那么活泼爱笑的一个人,现在躺在了冰冷的ICU里。周泽楷一直觉得叶修就像是一束阳光,尽管这个比喻恶寒又俗气,但是他却一直是那么认为的。叶修爱笑,爱挖苦嘲讽别人,爱拉仇恨,但却没有人真正地讨厌他。他强大又温柔,在坑你的时候总会留着一点余地,让人又爱又恨。他的阳光现在躺在了死神的手里,他觉得浑身冰凉。前辈醒过来好不好?这次换我来,做你的阳光。


 
 



 
 


孙翔其实一直都不讨厌叶修,但是他怕叶修讨厌他。他天生自负,从小的优渥家境,长得不错的样貌,荣耀上的天赋。这些足以让一个少年骄傲。他刚看到叶修时并没有多在意他,他在意的是一叶之秋那张账号卡,马上就是他的了。


 
 


但是叶修一句话突然像一个耳光打在了他脸上“如果喜欢,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孙翔有些恼怒,这一路过来还没有人对他说教过,这个马上就要下台的人凭什么?孙翔不屑,但是之后的挑战赛叶修再次给了他一耳光,“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孙翔觉得脸火辣辣地疼,但他也如梦初醒。叶修并非诚心想要给他难堪,或者说叶修从来没有想过给他难堪,只是他一直不服气而已。韩文清直接说他不如叶修,他恼他怒他不服。他把一切都归罪于叶修,他发誓一定要狠狠打败叶修一雪前耻。


 
 


到了轮回他在改变,他的目标依然是叶修。但是总决赛最后那六点五秒,他觉得那一定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可怕的六点五秒。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一直想要超越叶修,他只是想要叶修看到他而已……


 
 


叶修我抢了你的账号卡和位置你怎么就不恨我呢?不要总是那副大无畏的样子好不好,看起来让人很不爽啊你知道吗?你起来,再让我看到你的荣耀。


 
 



 
 


方锐是个猥琐流大师,什么都猥琐。游戏猥琐,现实也猥琐。不过只对叶修。


 
 


当他听到叶修邀请他进兴欣的时候,真的是心里怦然一跳。他不否认,他进兴欣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叶修。当他每天看到叶修指挥着一众人在游戏里闹得鸡飞狗跳时,他有种捡了便宜的感觉。当叶修戳着方锐脑袋叫他废物点心的时候,心里那种酸酸涨涨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恋爱了。


 
 


可惜这种感觉持续了没多久,叶修就退役了。世邀赛再见,本以为他会回到兴欣,谁知道,这一去,再见是以这种方式。兴欣没了你这个没下限的怎么行啊叶修,你不能抛弃兴欣,那可是你带孩子一样带出来的。还有就是,你不能抛弃我,我多想你再能叫我一次废物点心。


 
 



 
 


其实王杰希对自己天生异相并没有多大看法,就像周泽楷对自己语言表达能力不甚在意一样。不过联盟里总有个人喜欢大眼大眼地叫他,也只有唯一一个人,那么叫他。


 
 


在全明星赛他牺牲自己来成就高英杰时,叶修起立鼓掌那件事他是知道的。只是有些遗憾没能亲眼看到。虽然他是后辈,但是叶修对他从没有前辈的样子。不管是不是当着其他人,就是大眼大眼地叫。不过他也挺乐意的,毕竟这算是叶修对他的专属称呼吧。


 
 


叶修告诉他他需要在微草后辈面前树立的是榜样而不是靠山,他明白。可是他却希望,他能是叶修的依靠。叶修总是一副强大如佛神刀枪不入的样子,他有时想把那个孤勇身影揽入怀中。告诉他,你不是一个人。


 
 


似乎他现在没有这个机会了,他现在连为他分担一点痛苦都做不到。叶修,我多希望你这一生平安喜乐,无痛无伤。可是在病魔面前我却如此渺小,如果可以,我宁愿现在躺在那儿承受痛苦的是我而不是你,要是这样,你会不会为我有着同样的情绪…


 
 



 
 


叶秋终于打开房门“你们进去看看他吧…”


 
 


苏沐橙率先冲进去,叶秋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此刻已经什么都没有必要了……


 
 


“叶修,叶修哥!”苏沐橙抓着叶修的手泣不成声。


 
 


叶修已经醒了,他看着苏沐橙,眼里有愧疚有安慰有心疼。戴着呼吸面罩他没法说话,只能笑,他不想在最后还留给苏沐橙痛苦的样子。众人也鱼贯而入,叶修看着一群群人笑容更大了。有他们来看他,真的很高兴啊。谢谢你们…能在最后一刻还来陪着我。


 
 


一群汉子憋着的眼泪在看到叶修的时候终于落了下来,叶修张张嘴想说什么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的神色一如既往,却让人心都揪了起来。


 
 


“老叶,你别……你会好的”黄少天声音哽咽得不像话。


 
 


叶修闭了闭眼表示同意,他会好的。


 
 


“都说祸害遗千年嘛!”方锐硬撑起笑容调侃着。


 
 


但没有人笑,除了叶修。


 
 


叶修慢慢扫视一圈人,他想把这群人最后一次印在脑海里。最后转头看向哭成泪人的苏沐橙,叶修努力张合嘴唇,苏沐橙凑近叶修吃力分辨出他说的什么“对不起,我要去看你哥哥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终于,心电图被死神拉成了一条直线。所有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在叶修面前伪装出来的样子随着笔直的心电图被瓦解。叶修,你真残忍,一个人走了把孤独与伤痛留给了我们。


 
 


多年后………


 
 


一群人悠闲地坐在一个露天茶坊上享受着春日暖阳。如果年纪大点会玩荣耀的人,就会认出这群远古大神。


 
 


“哈哈哈我说你们,韩文清你现在是不是在当土匪啊,脸还是这么黑。”充满活力的语气赫然是黄少天。


 
 


“黄少天那你现在在干嘛,是不是去当律师了啊,还是外交官,嘴巴还是这么不清闲。”张佳乐调侃。


 
 


“嘁,当年我可是几十万一场比赛身价的人,怎么会干这些粗活呢!”黄少天不屑。


 
 


“少天。”喻文州微笑着看着黄少天。


 
 


“呃…那个,服务员,来这边加点水!”黄少天连忙岔开话题,他怎么忘了喻文州现在是律师啊!


 
 


众人一阵哄笑


 
 


“要是叶修现在还在不知道还在干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一阵静默,笑着的孙翔然后变成了干笑最后沉默。


 
 


“那家伙肯定回他家管理他公司去了吧。”韩文清嗤之以鼻。


 
 


“也不怕把他公司搞垮。”方锐笑。


 
 


“他要是成了boss咱们怎么也得去坑他一笔啊!”黄少天提议。


 
 


“犯法的。”张新杰还是那种一丝不苟的样子。


 
 


“没幽默感!”张佳乐嘲笑张新杰。


 
 


真好,叶修虽然离去大家却依然还记得他。不会把他当做一个禁忌的话题不去触碰。那个人离开后,每个人心里都缺了那么一块,是永远不会愈合的那么一块。再多的岁月,再多的感情,也无法弥补。就像是你的一个还没吃冰淇淋掉到了地上,尽管你再买了一个,也总会忍不住回头去看地上那个。


 
 


叶修,没了你的日子,依然岁月静好, 只是多了一种名为遗憾的东西,常伴我左右。


 
 


END.


——————————————————————


 
 


“沐秋,你醒醒!”


 
 


苏沐秋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连忙抹了把口水,一定是最近研制装备太累了。


 
 


“别在这儿睡,困了就回房间吧”叶修坐下打开电脑担忧地看着苏沐秋不太好的脸色。


 
 


“阿修,我做了个梦,好可怕。”苏沐秋笑着说。


 
 


“这么大人了还怕噩梦啊,出息!”叶修嘲笑。


 
 


我梦到了我车祸死了,然后你也肺癌死了。好多人为你难过为你伤心,阿修有那么多人爱着你,真好啊。


 
 


————————————————————


叶修全世界最傻的人就是你了,但谁让我爱上一个傻逼。


 

评论
热度(762)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