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十年》[伞修]

此處留白:

*本子里的最后一篇,也是我最开始写的一篇全职同人,现在看来蛮有纪念意义的……


*清水,无差。




《十年》


 


时间往往是最沉重的话题——当叶修已经发觉自己开始忍不禁回想起过去时,突然发现那个灿烂的人影始终停留在最好的时光里。


 


 


>>>>>>


 


身为职业选手,不喝酒是正常的。


不过今晚叶修依然醉了。


那时正是他们挑战赛击败嘉世拿到冠军的庆祝会,在大家相序敬酒的风波下叶修到底还是喝了一杯,然后就……倒了。


似乎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却还是引发了一阵尴尬,就在所有人急火那个敬酒的小子时,陈果却是有些心酸的看着叶修醉倒的模样,明白对方是真的累了。


哪怕他看起来永远那么懒洋洋的,却总是能在关键时候撑起局面……叫人把叶修弄到沙发上休息,陈果也来不及想太多,起身继续招呼其他人去了。


 


至于叶修,他一手撑着脑袋,酒精关系导致意识有些模糊,这会儿正半垂着眼软趴趴地窝在沙发里打着盹。接着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有人将他连拖带拉的弄起来,塞进车里。


又过了一段时间,当后背接触到柔软的床面时,叶修长长呼出一口气,彻底的放松四肢,向被褥深处拱去。他衣服还没脱,这会儿被汗水弄湿,黏在皮肤上有些闷热。自然翻了个身,将身上的被子扯下卷做一团抱在怀里,无意识的那样将脸颊凑上去,蹭了蹭。


调整好舒适的姿势,叶修带着满身疲惫和喜悦,沉沉睡去。


就在睡梦朦胧间,他似乎听见了一声轻笑。


像是错觉般的,意外的熟悉和……遥远。


 


 


>>>>>>


 


苏沐秋立在叶修床前,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反而泛着一股灰蒙蒙的……死气。


他眯了眯眼,抬起手,怔忪半晌。


细白的手指在眼前随着他的意愿轻轻张合,就像以往那样灵活。


只是……苏沐秋倾下身,想要去触碰一旁茶几上快要掉下去的玻璃杯。


毫无意外的,指尖穿透而过。


苏沐秋叹了口气,扯开一个无奈地笑容。


 


是啊,他已经死了。


死了有……十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他感叹,唇边的笑带上许些自嘲的意味。


快到他这个已经死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忽然,未关严实的窗户吹进一阵冷风,躺在床上的叶修缩了缩身子,扯起被子的一角盖在身上,却在不经意间碰到床头的茶几。


玻璃杯啪嚓一声摔落,发出的响声将已经快要睡着的叶修惊醒。眨了眨困倦的眼,他单手撑起沉重的身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磨磨蹭蹭地起身想要收拾一下。


只是这视线一转,叶修所剩的睡意便丁点不剩了,他甚至觉得背后的冷汗唰的流下,连带着动作一起僵硬。


视线中,叶修能清楚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短发,长得挺高……若不是他裤腿下面是一片雾气,叶修或许会以为只是战队的哪个人罢了。


这人没有脚……压抑着快要抽搐的面部表情,叶修咽了咽口水,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眼。


 


再睁开,那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立在他面前。


 


叶修快哭了,那些鬼故事电影啊什么的他倒是不怕,只是真实碰上和在屏幕里看见,不是一个感觉。


或许是挨得太近,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冰凉气息,阴森森的,刺到骨子里都在颤抖。


如果不是对方及时抬起头来,叶修说不定会直接喊救命。


 


一声尖叫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在看到对方面容的同时,叶修彻彻底底的愣住了。


“……沐……秋?”他张了张干涩的唇,艰难地吐出对方的名字。


苏沐秋像是也吓到了,呆呆的望着他,并不说话。


 


苏沐秋依旧是十年前的样子,十八岁,正值青春的年华……叶修顺着对方的脸往下一点一点打量着。白衬衫,牛仔裤……是他车祸那天的穿着,没有丝毫变化。


叶修止不住的伤感起来,眼神凝滞不在向下。


苏沐秋没有脚。


他死了,现在是……鬼。


 


“叶秋……”苏沐秋愣了好一会儿,突然看见对方眼中泛起的震惊与不可置信,才反应过来似的轻轻开了口。


“你看得见我?”他问,声音飘渺,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似的,没有真实感。


叶修点了点头,只觉得鼻子有点酸。


事隔十年,他突然见到了逝去的老友。


回忆就像是水闸那般被人打开,止都止不住。


 


叶修愣愣的盯着苏沐秋的鬼魂看了一会儿,眼圈有泛红的架势,他连忙侧过头,伸手去捞床头的烟盒。


握着打火机,他有些犯难的看着苏沐秋:“你不怕光吧……?”


苏沐秋慢慢的摇了摇头,似乎知道对方的意思,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叶修熟练地点火,吸了一口烟:“转眼就,十年了啊……”


“……是啊。”尼古丁特有的苦涩气息冲淡了口中残留的酒味,叶修点点头,轻轻吐出一口烟,像是怕把面前的人影吹散那般小心翼翼:“你都走了十年了。”


他的语气有些哽咽。


 


苏沐秋无语,眯眼望着烟雾穿透自己的身躯,抬手按上太阳穴轻轻的揉着。


这是他生前习惯做的动作,就算是死了之后也没变。他无心的举动却是让叶修更加怀念起来,怀念他生前与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


 


苏沐秋算是一个很随和的人,总是温柔的笑着,看上去脾气很好的模样。


但他也有叛逆的时候,比如说有一次他一意孤行坚持去打一场赔率很高的比赛,虽然最后还是险胜,不过这也让苏沐橙和叶修为他担心不已。


到了十年后的今天,叶修依旧记得那个清秀的少年从座位上站起来,冲着他们比V字时,脸上洋溢出自信的笑容。


就算时间过了这么久,久到叶修不得不翻看以前的旧照片来回忆对方的长相时,那个笑容依旧印在脑海的最深处从未散去。


 


“有我出马,什么都不成问题。”


“还不是因为有哥在?”


“赢了的话功劳算你一份啊,输了的话……嘿嘿,都怪你。”


“……滚远点,不带你这样的。”


 


……


 


昔日笑语回荡耳畔,叶修闭上眼,忍住眼底汹涌而上的情绪。


他却又不敢闭得太久,生怕自己再次睁开时,苏沐秋已经不见了。


不过还好,苏沐秋的鬼魂依旧飘飘的立在那儿。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烟。


 


 


>>>>>


 


 


“……我也真想来一根。”苏沐秋开口,他笑着指了指叶修手中的香烟,比划了一个抽烟的姿势,嘟囔着:“算起来我都十年没碰了啊。”


叶修莞尔,冲着他再次吐出一口烟雾:“是啊,都十年了,你还这么嫩。”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儿:“我现在都可以叫你叔叔了。”


“哟,快叫啊你。”有些恶劣的弯起嘴角,叶修语气轻松了些:“让你叫叔叔还叫老了,叫哥如何?”


“世界上有一个能叫你哥的就不错了。”苏沐秋哼笑着,歪了歪脑袋:“怎么,你那倒霉弟弟这十年间都没找上门?”


说到这个,叶修也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谁说的,今年过年就找上了……还叫我回家来着。”


“结果呢?”


“结果啊……在这儿吃了个年夜饭,就回去了。”


 


“啧啧,”苏沐秋瞥了眼叶修,脸上笑意不减:“你还是这样固执,明明已经……二十八岁了。”


“……呵呵。”叶修笑了笑:“我一直都是这样。”


“没变过?”


“哪能呢,至少不会那么冲动了。”


“应该的。”苏沐秋点头:“你看上去冷静很多,就像今天突然见着我……”


 


“老子都被你吓傻了。”叶修没好气地说着,抖了抖燃烧的烟灰:“特么的大晚上一睁眼一人站在我床边,妈的就算是个活人我也得被吓到……”


“……”苏沐秋无语了一下,不知怎么答。


叶修也跟着沉默了,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要是苏沐秋是活人……该有多好啊,叶修这么想着。


就算老子被吓出心脏病也愿意啊。


 


 


 


>>>>>


 


 


叶修不是话多的人,此时却恨不得有黄少天的语速。


他想告诉苏沐秋很多事情,包括十年间的点点滴滴他带领嘉世奋斗的过程,包括最后被逐出职业圈,建立兴欣,拿着当年他送给他的账号卡从头再来。


“不过是从头再来,这句话是你说的。”叶修笑着,将君莫笑的账号卡从兜里掏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后,轻轻放到桌面上。


卡的边缘已经有点磨损,毕竟过了这么久,东西也会旧的。


苏沐秋垂下眼,唇角弯起,一贯柔和的表情放在那张惨白毫无人气的脸上,反倒有种阴森的感觉。


不过叶修并不在意这个,他吸完了最后一口烟,顺手将其按灭在床头的烟灰缸上。


 


“所以现在你怎么样了?”苏沐秋问。


“嗯?”叶修有些走神,堪堪反应过来:“什么?”


“你离开嘉世以后……嗯,现在是怎么样了?”


“哦这个啊,”叶修扬起一个笑容,有些得意的叩了叩床沿:“我跑来这个网吧建立了一个叫兴欣的战队,今天刚刚挑战赛夺冠……然后,咳,喝了点酒。”


“喝酒?”苏沐秋挑起眉梢:“我记得你不太能喝酒。”


“嗯,被他们一杯放倒了。”叶修面不改色的说着,拍着床铺:“如果不是看到你被吓得清醒,我现在大概睡得跟死猪一样吧……”


“呵呵,”苏沐秋笑:“我长得这么帅?”


“是啊,帅爆了。”


 


 


两人调侃一阵,气氛也不似之前沉重了,只是叶修心中伤感依旧没有散去。


他总以为只要时间久了,悲伤也不会再似初时的浓重,至少每当想起心中便不会那般难受。


可是当他看见苏沐秋站在自己面前是才发现,十年过去,他依然抱着幻想。


要是对方还活着,那该有多好?


这个天真的想法被他埋藏心底数年,直到今日翻出,却已然发酵。


如果苏沐秋还活着,那该有多好。


叶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又想抽烟了。


 


 


>>>>>


 


 


“十年过去,你的变化没我想象的那么大。”苏沐秋语气轻松,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死后多年再次见到叶修,不过这也是足以让他感激的一个奇迹了。“不过模样倒是老成不少。”


“废话,十年了都不老,我又不是妖怪。”叶修笑骂:“你应该去看看沐橙,她都是个漂亮的大美人了,一大堆男的跟在后面叫女神呢……啧,真是女大十八变。”


“看来,她过得很好。”


“当然了,那小丫头如今也是全明星级的人物,还拿着你那沐雨橙风的号呢。”


“啊,那个啊……”说到这里,苏沐秋也有些怀念:“没想到有一天,君莫笑能跟沐雨橙风站到一块儿呢……呵呵,我还以为他没有机会出场了呢。”说着,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茶几上的账号卡。


 


“从头再来嘛,你说的。”叶修也感叹:“虽然好像初衷并不是为了你啊……不过我真的从头再来了。”


“真好啊,”苏沐秋笑了笑:“你还有这个机会。”


 


几乎是下一秒,叶修的眼眶就红了。


苏沐秋看着对方,有些慌:“哎呦喂你咋回事啊,说两句话就掉眼泪的,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爱哭……”


“滚一边去,你才爱哭啊……”叶修苦笑,狠狠地闭了闭眼:“我这不是触景伤情么。”


“都奔三的年纪了,还来玩这一套。”苏沐秋叹了口气:“老叶啊,现在我还是叫你老叶吧。”


“你可以叫我老爷……”


“闭嘴,哭你的去。”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再过几年就是爷爷级别的人物了,还这么不要脸,以后哪家的女孩子会看上你?”


“呵呵……”叶修轻轻笑了声:“真想看看你变老是什么模样。”


苏沐秋也笑了,表情带着些哀伤:“可惜我来不及变老。”


 


“不过能看见这样的你,也不错啊。”苏沐秋轻飘飘地抬起手,伸向叶修,却在即将触碰到他身体的刹那间,停住了。


那种像是空气穿过的感觉,就算没有丝毫触感,他也不想再见到了。


就在苏沐秋停下动作的时候,叶修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微微靠后一点,接着小心翼翼的抬起手,与对方半透明的掌心相叠。


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却还是听到了那声清脆。


 


 


叶修看见苏沐秋笑了,如同他生前赢得胜利时笑的那般灿烂。


紧接着,那个笑容渐渐模糊起来,叶修发现一股困意将自己的意识拖入黑暗。不由自主地倒在枕头上,耳畔还回荡着苏沐秋的声音。


很小,很轻,却那般清晰到不真实。


 


他说。


“老叶,加油啊。”


“总有一天,我会赶上你的……”


 


意识朦胧间,叶修喃喃。


“那么……我就给你一个赶上我的机会好了……”


这么说着,沉重的眼皮终于合上。


 


 


……


叶修做了一个梦。


 


他回到了十年前的时光,那里有他燃烧的梦想,他的伙伴、朋友。


还有他十年间从未被磨灭的荣耀。


 


 


>>>>>


 


 


就这样一直睡到自然醒,叶修发现自己这一睡,已经过了好几天。


那晚发生的事情就像是醉酒后的一个梦。


只是过于真实了点,他叹了口气,起床,穿好衣服鞋子准备下楼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关严的窗户和桌面上的账号卡。


叶修愣了几秒,转身下楼。


 


“老板,”他叫住了正在忙活的陈果,指了指楼上:“这几天有人进过我房间吗?”


“当然有啊。”陈果点头,手上操作不断:“我上去看了看你是不是还在睡……”


“你上去的时候窗户就是关着的?”叶修问。


“对啊……”陈果转头看向他:“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不,没什么。”叶修笑了笑,插在兜里的手指握紧那张金色的账号卡,轻轻摩挲。


 


 


>>>>>


 


 


后来,叶修单人赛三十七连胜,在荣耀圈里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


记者会上,有一记者问叶修:“荣耀十年,您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叶修收起了敷衍的眼神,难得认真的看着镜头,轻笑道。


“没能和你一起拿冠军呐……”


 


不过,超越我的机会,我已经给你了。


接下来就看你怎么做了啊……


 


沐秋。


 


 


 


[FIN]



评论
热度(166)
  1. 咸鱼此處留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